.

“有人跟着我们。”

沈蔓歌的声音不大,却让宋涛的手颤抖了一下。

这个时间,能够跟着他们的人绝对不是叶南弦的人,很有可能是唐子渊的人。

宋涛的头上开始冒出了冷汗、

“太太,如果一会有事儿,你坐别的车走,我来引开他们。”

沈蔓歌的神情有些严肃。

“能看到他们是谁的人吗?”

“看不清楚,不过绝对不是我们的人就是了。”

宋涛的车速开始加快。

车里每个人的情绪都有些紧张。s3();

沈蔓歌并不想连累太多人,她看了看周围,低声说:“在前面把我放下来,你们开车走。”

“太太!”

“听我的,把飞机的定位给我,我自己过去,或者重新找个别的法子离开这里,现在说什么都不能让唐子渊的人逮到我。我是他可以威胁到叶南弦的资本,只要我不出现,只要他们找不到我,就威胁不到叶南弦。对了,工地那边的事儿你们尽可能的帮帮南弦。至于死者家属,别单纯的从他们的人际关系找漏洞,去看看死者家属的亲戚有没有最近需要钱的,很有可能会是一个突破点。“

沈蔓歌的话让宋涛有一瞬间的茅塞顿开。

“我怎么没想到这个呢?”

“先甩开他们,然后前面转弯的时候速度慢一点,我直接跳车。”

沈蔓歌做出了这个大胆的决定,差点把宋涛给吓傻了。

“太太,你说什么呢?跳车?这很危险的!”

“总比我死了危险吧。如果真的被唐子渊的人给抓住了,我生不如死。”

沈蔓歌的眸子闪烁出一股坚毅的眼神,让宋涛无法忽视。

这就是他的当家主母!

这才配得上他们的叶总!

宋涛虽然不太赞同沈蔓歌的提议,但是现在貌似真的没有其他别的办法了。

“太太,你这个样子,叶总会劈了我的。”

宋涛欲哭无泪。

沈蔓歌难得的笑着说:“不会,在他心里,你一样重要。”

这句话说得宋涛心理热乎乎的。

叶南弦这几年真的只把他当成心腹,不管叶家怎么变革,他总是在叶南弦的身边,而叶南弦的大事小情都没有瞒着他,说实话宋涛听感动的,现在听到沈蔓歌也这么说,不由得有些高兴起来。

“太太,你一定要好好的,如果你平安了,记得给我打电话,或者给叶总打个电话也行,我看现在这飞机估计也不能用了,我们还得寻求别的法子离开这里。”

宋涛现在也算是看清楚了,唐子渊步步紧逼,势必要把沈蔓歌带回去,这样的不顾一切,显然是豁上去了。

沈蔓歌点了点头。

车子开到转弯的抵挡,宋涛将车子靠近路边石开了开,车速慢慢的有些减慢。

“太太,你注意安全。”

“你快走吧!”

沈蔓歌打开了车门,看着外面的甬道,说实话,她真的有些害怕,不过想起了叶南弦和自己现在的处境,沈蔓歌还是一咬牙一闭眼,直接跳了出去。

“扑通”一声,沈蔓歌跳了出去,宋涛心理一个哆嗦,也不

知道沈蔓歌现在怎么样了。

沈蔓歌不是专业受过训练的人,甚至只是一个柔弱女子,现在这样危险的境地,他不知道沈蔓歌会不会受伤,但是现在已经来不及让他去考虑这些了。

宋涛快速的加速,然后非一般的冲了出去。

沈蔓歌的腿有些受伤了,膝盖蹭破了皮,火辣辣的疼着,可是她取值能猫在那里,看着后面的车子不断的追赶者宋涛的车子而去。

她倒抽了一口气,感觉两条腿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

现在自己该去哪儿呢?

什么地方是唐子渊不知道的呢?

这个地方她生活了五年,可是唐子渊比她生活的时间更长,他对她又那么的熟悉,想要找到她真的是太容易了。

如今人虽然被宋涛给吸引走了,沈蔓歌却有些为难了。她发现天大地大,居然没有她能够藏身的地方。

她一直躲在路边的树林里,哪怕腿疼的要命,也一动不敢动。

外面现在都是唐子渊的人,说不定还有警局的人,现在她一出去势必会有事情发生。s3();

她想给叶南弦打个电话报个平安,又怕自己的手机被人监听,现在她没有消息才是对叶南弦最好的消息吧。

沈蔓歌一直等到了天黑。

天黑之后,这里的天气冷的要命,她只穿了一件薄外套,冻得她瑟瑟发抖。

沈蔓歌等完全没人了之后才钻了出来,一瘸一拐的朝前面走去。

她不知道这么走下去能走到哪里,只知道她不能留在这里。

风呼呼的吹着,像泼凉水似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