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叶南弦做了沈蔓歌最爱吃的皮蛋瘦肉粥,可是当他进来的时候却没有发现沈蔓歌的身影。

他的心猛然提到了嗓子眼里。

难道是有人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再次把沈蔓歌给带走了吗?

“蔓歌,沈蔓歌!”

叶南弦慌了。

他喊着沈蔓歌的名字,到处寻找着沈蔓歌的影子,却听到一声弱弱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

“我在。”

叶南弦愣住了。

他明明听到了沈蔓歌的声音,可是怎么看不到沈蔓歌的影子呢?

“蔓歌,你在哪儿啊?”s3();

叶南弦将手里的粥放在了桌子上,静静地听着沈蔓歌的声音来源,可是等了好久,他都没有等到沈蔓歌的回复。

他觉得自己肯定是幻听了。

沈蔓歌不在这里了,不知道谁把沈蔓歌带走了。

叶南弦着急的想要起身,却突然发现有人抓住了他的脚。

他猛然低下头去,就看到沈蔓歌那双惊吓的眸子从床地上钻了出来。

叶南弦的心是震撼的,是被瞬间撕裂的,是疼的有些窒息的,甚至嗓子嘶哑的有些难以成言。

“你这是在做什么?”

他没有责备沈蔓歌,却还想将她拉了出来。

沈蔓歌像个做错了事儿的孩子一般坐在床上,双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对叶南弦说。

这样的自己一定让人非常厌恶把?

在唐子渊哪里,她没有办法把自己藏起来,每天最高兴的时候就是晚上没人的时候,她一个人在黑夜里面对着天花板一夜到天亮。

虽然无聊,但是黑夜让她很有安全感。

可是现在面对着这样的叶南弦,沈蔓歌突然有些自行惭秽了。

她不再是那个落落大方,自信满满的沈蔓歌了,她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和叶南弦说这些才好。

面对着沈蔓歌的沉默,叶南弦心如刀割。

“我做了你最爱吃的皮蛋瘦肉粥,我们吃一点好不好?”

叶南弦跨过了这个话题,他依然温柔的看着沈蔓歌,却让沈蔓歌有些无法直视的低下了头。

“对不起。”

“不要和我说对不起,这不是你的错,不管你曾经经历了什么,不管你现在怎么样,我都会陪着你。蔓歌,你要相信,我们是夫妻,我不会嫌弃你,不会不要你,更不会因为你经历了这些事情留下了心理阴影而讨厌你。你还是那个我心目中的蔓歌,那个整天追着我屁股后面说喜欢我的那个姑娘。”

叶南弦说的真诚,沈蔓歌突然有些想哭。

她真的变得懦弱了,不然为什么总是想哭呢?

“谢谢你。”

沈蔓歌低着头,看着叶南弦坐在自己身边,那双修长的大腿不久前还和她纠缠在一起的,可是现在她浑身脏兮兮的,坐在叶南弦身边都自惭形秽了。

“你离我远一点,我自己来。”

沈蔓歌觉得自己就像个叫花子,而叶南弦是高高在上的帝王,无形之中两个人好像已经不般配了。

她不知道自己刚才到底是谁给了她勇气,居然让她可以那样和叶南弦纠缠在一起。

她现在不配了。

叶南弦看出了沈蔓歌的退缩,没有吧碗筷给她,只是低

声说:“我喜欢喂着你吃,就当是为了我的喜欢可以吗?”

沈蔓歌还能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她点了点头。

当叶南弦的碗筷送过来的时候,一股恶心的感觉再次涌了上来。

沈蔓歌不像在叶南弦的面前失态,她努力的隐忍着,看着叶南弦把皮蛋瘦肉粥送进了她的嘴里,她轻轻地咀嚼着,却觉得胃里一阵阵的翻滚。

不行!

绝对不能在叶南弦面前失态!

不能让她知道自己现在不能吃东西,不然叶南弦会更加内疚的。

她要的从来都不是叶南弦的内疚!

沈蔓歌努力的压抑着,当叶南弦的第二口送过来的时候,她摇了摇头说:“不想吃了。”

曾经最喜欢吃的东西,现在却让她难以下咽。s3();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可能是真的病了。

沈蔓歌不敢去看叶南弦的眼睛。

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很难伺候?

还是觉得她在矫情?

可是她真的吃不下了。

出乎意料之外的,叶南弦并没有勉强她,而是将她吃剩下的粥自己给喝了。

沈蔓歌看着他毫不介意的样子,眸子再次有些湿润了。

“我去个卫生间。”

她逃也似的跑去了卫生间,甚至连身上的被子掉了都不在乎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