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蔓歌松口了,可是对叶南弦来说并没有多少喜悦,他能感觉到沈蔓歌心底的抵触,可是为了他,她在妥协。

这样的沈蔓歌像极了五年前的她,完全没有自我,全部靠着叶南弦的喜好来生活,曾经叶南弦很享受这样的时光,觉得被一个女人这样的爱着是一种荣耀。可是现在他也爱上了,才发现,为了一个自己爱的人失去了自我,是多么无力又悲哀的事情。

叶南弦站在床前没动,沈蔓歌多少有些意外。

“怎么了?”

“不用顾全我,你想怎么做都可以,我想要的是妻子,一个完完全全的你,而不是为了我而放弃自我的你。不管你要做什么,我都陪着你。”

叶南弦的声音不大,甚至带着一丝低沉和嘶哑,可是沈蔓歌却异常的感动。

她突然发现五年前自己的付出或许没有自己想的那么伟大。

那个时候的她一直都跟在叶南弦的身后,看着他的背影,幻想着什么时候叶南弦能够停下脚步看一看卑微的她,可是她从来都没意识到,这种爱是变态的,是一种卑微到骨子里的。

你想让一个人爱上你,就得让他看到你的好,而不是为了他完全的失去了自我。

五年前的沈蔓歌就是个傀儡娃娃,没有灵魂,没有思想,所做所想的一切都是为了叶南弦能够看她一眼,哪怕是一丝一毫的怜悯都可以。s3();

曾几何时,她也是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子。在整个学校里,在系里,她也是风云一班的人物,可是自从见到了叶南弦,自从爱上了她,她就彻底的失去了自我。、

过去的八年里,现在回想起来,真正值得自己记忆的片段好像少之又少。

她没有去积极地加强自己,提升自己,努力让自己配得上叶南弦,跟得上叶南弦的脚步,而是一直卑微的以爱为名在蹉跎岁月,蹉跎自己。

这样的她如何配得上叶南弦?

这样的她如何配和他站在一起?名正言顺的说她是叶南弦的妻子?

叶南弦从小含着金汤匙出生,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难道就因为她爱他,就该让叶南弦为她的爱情买单吗?

不!

她没有任何可以让叶南弦为她停留的资本!

老天怜悯,叶南弦现在对她动了心,动了情,是愧疚也好,是真正的爱情也罢,沈蔓歌不想去想这些没用的。她只知道自己现在能在叶南弦身边就是一个机会。

不管她曾经多么的不堪,不管她曾经错过了什么,如今她有很大的机会和叶南弦重新开始。

沈蔓歌想通了这一切之后,突然觉得以前的自己是多么的作茧自缚。如果早一点想通这些,是不是她和叶南弦的今天也不会是这个样子了?

她要感激五年前的那场大火,起码让她没有失去叶南弦这个男人。她也感激自己,五年的时间过去了,她对叶南弦的感情依然坚如磐石。她更感激现在的这场灾难,因为如此才让她真正的意识到叶南弦是多么难得的男人,是值得她一辈子付出真心,与之携手一生的伴侣。

沈蔓歌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明白自己需要的是什么。

她要眼前的这个男人!

不但要他在她的身边,她还要他的心,他的爱,他的一辈子!

/>

可是她不是索取着,漫漫人生路上,谁也不可能无缘无故的为了别人付出,哪怕那个人是自己最爱的人,所以想要与之匹敌,就要让自己完全的强大起来,这个必须考自己。

沈蔓歌轻叹一声,眼神却愈发的明亮了。

她将目光从叶南弦的身上收回,看向窗外的景色,突然觉得外面的天很蓝,阳光很暖,风景也很美。

这么美丽的一切她怎么就要去拒绝,去排斥呢?

沈蔓歌微微一笑,笑容里带着一种释然,一种放下。

叶南弦有些看痴了,也有些迷惑了。

他很久没有看到沈蔓歌笑了,起码从回来到现在她都一直压抑着自己,活的小心翼翼的。

如今她笑了。

整个天地好像为她而变色,那么的绚丽多彩。

漂浮在他心口的乌云慢慢的离开了。

叶南弦不知道沈蔓歌想通了什么,但是这一刻的恬静和释然让他心情放松。s3();

他坐在了沈蔓歌的身边,低声问道:“还需要心理医生吗?”

沈蔓歌摇了摇头说:“心理医生只能疏导,如果我自己不想面对,水来都不好用。叶南弦,谢谢你。”

这突然而来的感谢让叶南弦有些迷惑。

“谢我?”

“是,谢你。谢谢你五年来没有放弃我,谢谢你爱上了我。不管这份爱情里有多少愧疚的成分在,可是这一刻,我当真了。我再问你一次,这辈子你是不是真的打算和我携手一生?不管前途有多么困难,不管谁来反对,你都对我不离不弃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