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阳好像也被眼前这样的情景给羞涩到了,慢慢的躲到了云层后面,而相拥的两个人谁都没有察觉,直到一声稚嫩的声音响起。

“爹地,妈咪,你们在玩亲亲么?落落也要!”

沈落落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突然发出的声音简直吓坏了沈蔓歌和叶南弦。

而叶南弦现在的手还放在沈蔓歌的衣服里面,在听到女儿的声音时猛然抽了出来。

沈蔓歌更是仿佛被什么电了一下似的,直接从叶南弦的大腿上跳了起来。

“落落,你怎么回来了?”

沈蔓歌觉得自己的脸火烧火燎的,简直快要着起来了。

也不知道女儿到底看见了多少,简直太丢人了。

叶南弦也有些尴尬,被自己的女儿抓包,这感觉真不太好,吓得他差点成了太监。

沈落落眨巴着大眼睛,很无辜的说:“叶睿哥哥上厕所了,我就出来找爹地和妈咪玩了,只是你们刚才在做什么呀?玩亲亲嘛?我已要!”s3();

说着,沈落落就要往叶南弦身上爬。

叶南弦现在可尴尬的要死。

被沈蔓歌挑起来的火还没下去呢,这到,可怎么解释。

“落落,那个爹地有点事情,也要去厕所,你让妈咪陪你一会好不好?”

堂堂的恒宇集团的总裁,此时面对四岁女儿的时候居然想要落跑了。

本来看起来很好笑的样子,但是沈蔓歌却笑不出来了,因为同样的尴尬也萦绕着她。

沈落落却好像特别喜欢叶南弦,连忙抓住了叶南弦的手说:“爹地,我和你一起去厕所。”

“不行。”

叶南弦简直吓坏了。

“为什么不行?爹地不喜欢落落是么?”

沈落落眼看着就要哭了。

叶南弦连忙哄着她说:“不是的,落落是女孩子,女孩子不能喝男孩子一起上厕所,知道吗?”

“那为什么妈咪就可以和爹地一起上厕所?”

沈落落的话让沈蔓歌再次差点栽了一个跟头。

她什么时候和叶南弦一起上厕所了?

叶南弦却有些脸红了,即便是再脸皮厚,当着女儿的面,看着女儿无辜的大眼睛,他也无法解释啊。

“那个爹地和妈咪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的?我们不都是家人么?”

沈落落小盆友发挥不耻下问的精神,打算打破砂锅问到底。

叶南弦有些求救似的看着沈蔓歌,可是沈蔓歌权当没看家,直接把头转到了别的地方。

开玩笑!

这种事情她要怎么和沈落落解释?

叶南弦有些郁闷了。

见过这么不靠谱的老婆吗?

可是面对着沈落落现在的表情,叶南弦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是家人,不过家人和家人不一样,。等将来罗罗长大了,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嫁给他成了他的妻子之后,就可以玩亲亲和一起上厕所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

沈落落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叶南弦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发现自己的脑门上已经渗出了汗水。

可就在他以为危机解除的时候,沈落落突然拍着自己的脑袋说:“我决定了,我长大以后要嫁给爹地!”

这句话直接把沈蔓歌给呛着了。

她剧烈的咳嗽起来。

&nb

sp;沈落落转过头去,看着沈蔓歌这样,有些担心的问道:“妈咪,你不同意吗?”

沈蔓歌觉得欲哭无泪。

她自己的女儿跑出来和她抢男人,这是什么道理啊?

“你不能嫁给你爹地?”

“为什么?”

“因为他是你爹地!”

沈蔓歌不知道该怎么和沈落落结实了,只能这么说。

沈落落嘟嘟着嘴,有些不高兴的说:“妈咪你怎么这样啊?我也想和爹地玩亲亲,我也想让爹地陪我上厕所。你怎么可以一个人霸占爹地?”

沈蔓歌简直欲哭无泪了。

谁来把这个妖孽给带走啊!

叶南弦突然有些想笑,却发现沈蔓歌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叶南弦连忙咳嗽了医生说:“落落,爹地和女儿之间是不可以成亲的。”s3();

“为什么?”

“因为……”

叶南弦突然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和伦理,她未必懂,可是该怎么解释呢?

沈落落见叶南弦如此为难的样子,叹了一口气说:“好吧,我不嫁给爹地了。”

“真乖!”

叶南弦再次松了一口气。

沈落落接着说:“那我嫁给叶睿哥哥好了!我去和叶睿哥哥玩亲亲,陪着他上厕所好了。”

说完,沈落落真的转身就走。

这下可把沈蔓歌和叶南弦给吓坏了。

“落落,不可以!”

“宝贝啊,你和叶睿也不行,那是你哥!”

叶南弦和沈蔓歌跟在沈落落身后追着,又怕惊扰到沈落落,只能亦步亦趋的跟着。

沈蔓歌气的狠狠地踹了叶南弦一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