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是,蔓歌,我这大晚上的回来,你让我浇了一个透心凉也就罢了,现在让我独守空房是个什么鬼?”

叶南弦十分委屈。

沈蔓歌顿了一下脚步,叶睿连忙抱住了沈蔓歌的胳膊,可怜兮兮的说:“妈咪,我好冷哦。落落在里屋肯定也冷。”

“也是。”

沈蔓歌想起了沈落落,一转身对叶南弦说:“你回房间去睡吧,我要把落落报出来,里面太冷了。”

“不是……”

叶南弦这叫一个郁闷啊。

叶睿藏在沈蔓歌的胳膊里偷偷的对着叶南弦吐舌头做鬼脸呢。

活该!

谁让爹地刚才对他那么凶了。s3();

叶南弦看着叶睿得意洋洋的样子,恨不得把这个臭小子拽过来打一顿再说。

沈蔓歌抱着叶睿进了里屋之后,叶睿就下来了。

“妈咪,妹妹今天出去也不知道着凉了没有,我们晚上可得好好照顾着。”

这句话说的沈蔓歌刚才动摇的心再次有了一丝动摇。

是啊。

余薇薇的事情她还没搞清楚呢,而沈落落跑了那么久去了那边,也不知道着凉没有。

本来她打算哄好了孩子之后去陪着叶南弦的,如今听到叶睿这么一说,沈蔓歌真的有些纠结了。

叶睿看她纠结的样子,偷偷地笑了起来。

让爹地说他!

哼!

今晚上就不让妈咪回去!

叶睿打的好算盘,沈蔓歌自然是不清楚的。

她把沈落落抱了出来,叶南弦还在,看着沈蔓歌的眸子带着一丝委屈。

沈蔓歌连忙别过头去,不敢去看,特别是叶南弦现在头上的伤,更是让沈蔓歌内疚不已。

可是想起女儿,她还是咬了咬牙说:“你快回去休息吧,我今晚陪着落落和叶睿,你别感冒了。”

说完她连忙把落落放在了床上,却有些手忙脚乱的,就是不敢回头去看叶南弦。

叶睿此时见到叶南弦憋屈的样子,偷偷地笑了,然后连忙对沈蔓歌说:“妈咪,我突然觉得肚子很不舒服,不知道是不是晚上吃多了。”

“是么?肚子不舒服?快让我看看。”

沈蔓歌连忙把他抱到了凳子上,轻轻地揉着叶睿的肚子,柔声问道:“怎么个疼法?要不要去找医生?”

叶南弦也有些担心,却突然和叶睿偷笑的眼神对上了,他突然就明白了。

“叶睿,你敢……”

“哎呦哎呦!肚子疼死了。”

叶睿连忙抱着肚子,几乎倒在了沈蔓歌的怀里,小手紧紧地拽着沈蔓歌的胳膊,嗷嗷的叫。

这可把沈蔓歌可吓坏了。

“我带你去找医生。”

“不用了,妈咪,你抱我一会就好了。”

叶睿连忙往沈蔓歌怀里钻。

沈蔓歌此时看到叶睿可怜兮兮的样子,以为他是想起了自己的亲妈,而刚才叶南弦呵斥了他,本来叶睿是好意,不但没有得到叶南弦的鼓励,还被批评了一番,自然心理很有落差。

想到这里,沈蔓歌有些埋怨的瞪了叶南弦一眼,然后把叶睿抱在了怀里,柔声说:“乖,不疼了哈,妈咪给你揉揉。”

“妈咪,这儿疼。”

叶睿抓着沈蔓歌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

妈咪的手好软哦!

看着叶睿如此赖皮的样子,叶南弦几乎快要气炸了。

“蔓歌,这臭小子就是装的,他……”

“你赶紧回去休息吧。于瑞瑞也累了,要睡了。”

沈蔓歌的声音有些低沉,让叶南弦愈发的郁闷了。

什么时候他居然到了和儿子抢媳妇的境地了?

叶南弦气的狠狠地瞪了叶睿一眼,叶睿却再次喊叫起来。

“妈咪,爹地好凶。你快让他离开吧,我害怕!肚子更疼了。”

“叶睿!”

“叶南弦!”

沈蔓歌猛然拔高了声音,显然是真的动气了。

见沈蔓歌如此维护叶睿,叶南弦知道自己今天是没指望了。

s3();

这个臭小子!

叶南弦恨得牙根痒痒,却还是叹息着说:“好,我走,你也别累着自己了,你自己的身体还没恢复呢。早点休息,别被这臭小子给折腾了,有事儿你叫我。”

“好。”

沈蔓歌点了点头,心理还是有点愧疚的。

她不敢去看叶南弦,连忙低下头来专心照顾叶睿。

叶南弦见她如此模样,自然是不能再为难她了。轻叹一声,有些埋怨的看了叶睿一眼,见这臭小子正对着他吐舌头。

好呀!

这臭小子是越来越来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不过看在沈蔓歌的面子上,他还是十分憋屈的走了。

沈蔓歌当时心里有丝不舍,想要留下叶南弦,但是又怕他和叶睿之间再起冲突,只能看着叶南弦暂时离开。

叶睿见叶南弦走了,这才跳下了沈蔓歌的怀抱,不好意思的说:“妈咪,我好了,肚子不疼了。”

“不疼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