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蔓歌觉得自己简直变成了不要脸的人了,怎么随时随地都能任由着叶南弦胡乱来呢?而且上次的事情影响力还没过去,可不能让落落在看到。

想到这里,沈蔓歌连忙推开了叶南弦。

“别闹了,落落一会就要出来了。”

她着,生怕被里面两个孩子听到。

叶南弦却低声说:“怕什么,他们还得一会。”

“不要。”

沈蔓歌才不要自己丢人呢。

叶南弦却欲罢不能。

两个人正在纠缠的时候,叶睿咳嗽了一声,装作老成的样子说:“上次奶奶好像说你们要做什么别当着我们的面是吧?”

这句话说得沈蔓歌双颊通红的。s3();

叶南弦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叶睿却满不在乎。

“落落马上要出来了哦。”

他老神在在的威胁着叶南弦。

叶南弦觉得自己现在越活越活去了,居然被一个小屁孩给威胁了。而这个小屁孩貌似还是以前经常怕他的包子。

这简直太让人伤心了。

沈蔓歌才不管叶南弦心里怎么想,现在就是怕沈落落对她有意见。这孩子对叶南弦的占有欲十分强烈,不知道是不是以为从小渴望父爱,突然间得到了父亲,就恨不得将他占为己有,就连她这个妈咪都得靠后边站了。

见沈蔓歌如此介意,叶南弦也没有了刚才的冲动。

他替沈蔓歌整理好了衣服,这才转身给叶睿他们准备餐具去了。

沈蔓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却有点失落。

她看着叶南弦没有什么影响的样子,而自己现在双腿发软,双颊通红的,好享受影响力的只有她自己而已,这种感觉真的说不出的滋味。

沈蔓歌有些搞不清楚自己了,或许是明了了叶南弦的情感之后,自己也变得矫情,变得想要更多了吧。

她甩了甩头,打算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出脑海,就看到落落从里面出来,第一时间就把目光投向了叶南弦。

见叶南弦在给她摆筷子,开心的朝着叶南弦跑了过去。

“爹地,我自己来。”

沈落落从沈蔓歌身边直接跑过去,看都没看沈蔓歌一眼。

沈蔓歌心理这个落差这个大呀。

这臭丫头现在是完全忽视她了是么?

叶南弦一把抱起了沈落落,宠溺的将她放在自己的大腿上,笑着说:“想吃什么?爹地给你夹。”

“这都是爹地做的吗?”

沈落落仰起头,一脸崇拜的看着叶南弦。

“当然。”

叶南弦从没觉得会做饭是多么骄傲的一件事情,可是现在看到女儿这么崇拜的目光,他突然觉得自己无聊之下学习的厨艺还挺不错的。

“爹地你好棒哦!”

沈落落一点都不吝啬自己的赞美,甚至吧唧一声给了叶南弦一个亲吻。

沈蔓歌越想越不是滋味。

自己五年来捧在手心里的宝儿,怎么突然间就不要自己了呢?

叶睿看了看沈落落和叶南弦,摇了摇头,跳下了椅子来到了沈蔓歌的面前说:“妈咪,没事儿,我陪着你吃。怎么说我也是一个绅士哦。不像某些人,喜新厌旧。”

&nbs

p;最后这四个字,叶睿咬的比较重。

叶南弦的身子顿了一下,脸色也有些郁闷。

“叶睿,你给我好好学习一下成语,什么叫喜新厌旧?回头把这个成语的解释给我写下来。”

叶睿的小脸瞬间皱在了一起。

他又用错了成语了吗?

难道不是喜新厌旧?

叶睿拉着沈蔓歌的手,郁闷的回到了餐桌上。

沈落落显然十分开心,在叶南弦的怀里要这要哪儿的,叶南弦都宠着她。

沈蔓歌觉得自己严重被冷落了,可是她又不能和女儿争风吃醋。

叶睿夹起了一块酥饼放到了沈蔓歌的碗里说:“妈咪,你尝尝这个,这个蛮好吃的。”

“谢谢叶睿。”s3();

沈蔓歌总算觉得有些安慰了。

她摸了摸叶睿的头,然后开始吃饭。

叶南弦见沈蔓歌离土豆丝比较远,就给沈蔓歌夹了一筷子,没想到沈落落立马说:“爹地,我也要吃。”

“好,给你吃。”

沈蔓歌突然觉得自己的女儿对自己有了一丝敌意。

不是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