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余薇薇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

沈蔓歌的脸色很不好看。

叶南弦是她的丈夫,如今却被别人当着自己的面宣布要追求叶南弦,沈蔓歌的脸顿时沉了下来。

“余小姐,我想你可能搞错了。”

“我有没有搞错你就别管了,沈蔓歌,真想不到,你还能有这个艳福。不过这个男人我看上了,我不管你和他什么关系,从现在开始,我就要追他!”

余薇薇说的十分强势。

沈落落一听就哭了。

“你这个坏女人,爹地是我的!你不许和我抢爹地!”

她紧紧地抱住了叶南弦,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余薇薇很没有好感。

余薇薇冷冷的看着她说:“我又不抢你,你紧张什么?你放心,我对你没兴趣。”s3();

沈落落“哇”的一声就哭了。

“爹地,我不喜欢这个坏女人,你让她走!”

沈落落抱着叶南弦就是哭。

叶南弦的脸色很难看。

“余小姐,请你出去!”

“我还没和沈蔓歌说完话呢,我……”

“滚!”

叶南弦的声音猛然沉了下来,那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低气压瞬间充斥着整个屋子,就连叶睿都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哆嗦。

好可怕!

原先的爹地又回来了!

他下意识的拉住了沈蔓歌的手。

沈蔓歌也有些被吓到了。

叶南弦很少这么没有风度,不过余薇薇确实触碰到了他们的底线。

沈落落是他们的宝贝,而余薇薇不但如此对待沈落落,现在还要对沈蔓歌宣战,要抢走叶南弦,这简直孰可忍孰不可忍。

余薇薇自然也是吓了一跳。

从小到大,还没有人敢这样对她说话呢,不过她也只是微楞了一下,然后特别兴奋的说:“哇,你好man哦!我喜欢!”

沈蔓歌的脸色再次难看起来。

“余什么,可以出来说了。”

她拉着余薇薇的手,几乎半强迫的将余薇薇给拉了出来。

叶睿怕她出事,想要跟着,却被沈蔓歌推进了房间里。

沈落落哭的十分伤心,叶南弦即便现在想出去帮助沈蔓歌也不能,他连忙蹲下身子安慰沈落落。

余薇薇被沈蔓歌给拽出来之后,一把甩开了她的手。

“别碰我!你这个虚伪的女人!”

沈蔓歌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好心赚了个驴肝肺。

如果不是因为同情余薇薇毁容了,她是不会吧颜大师的地址告诉余薇薇的,谁知道余薇薇居然是这个样子,一时间也觉得自己有点多事了。

“不管你怎么看,我给你的地址和电话都是真的,至于颜大师为什么不给你治脸,那是颜大师的事情。我和你之间没什么好说的了,从现在开始,你我没必要联系和牵扯了。”

说完,沈蔓歌转身就走。

余薇薇却一把拦住了她。<

br/>

“你什么意思?你把我追了半个疗养院,把我当成什么狗屁嫌疑人,这一切都是你故意的把?说,你是不是很早就注意我了?故意害我出丑呢?”

对余薇薇的话,沈蔓歌觉得莫名其妙的。

“余薇薇,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是我刚才说过了,颜大师的事情我是真心想帮你的,至于颜大师为什么不帮你,我怎么会知道?”

“少来,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你现在给颜大师打电话,如果她说认识你,那我绝对不找你麻烦了。”

余薇薇的话让沈蔓歌有些郁闷,不过想一想自己也没什么可怕的,这才拿出电话打给了颜大师。

可是以往熟悉的号码现在拨过去,那边却一直占线,最后直接没人接听,乃至再后来,沈蔓歌刚打过去,对方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这样的颜大师简直不是沈蔓歌所熟悉的!

怎么会这样?

余薇薇冷笑的看着她说:“怎么样?还装吗?装不下去了吧?原先我还以为你是个好人,现在看来也不过就是个白莲花。叶南弦会和你在一起,简直就是他眼瞎,或者被你迷惑了。别以为你给他生了个孩子就有把握了,我告诉你,我余薇薇想要的男人,还没有要不到的,等我恢复了这张脸,咱们走着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