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狼心狗肺,薄情寡义!

这说的是她么?

沈蔓歌觉得自己有些承受不来。

“唐子渊,你不能这样说我,你知道的,你对我的好我一直都记着。”

“那就告诉叶南弦,放过我们唐家,你来到我身边可不可以?孩子我可以不要,我也可以对你很好,就像这五年来一样的,我可以加倍的对你好,比叶南弦对你还好,你回来行不行?”

唐子渊的声音突然低了下来,甚至有了一丝丝的祈求。

这样的唐子渊完全的抛弃了骄傲,甚至他原本的儒雅,可是沈蔓歌的心却难受的要命。

“感情是勉强不来的,子渊,我只是把你当哥哥,当朋友。”

“说来说去,你还是舍不得他是么?你还爱他?不管他怎么对你,不管五年前的那场大火有没有伤害到你,你这个女人就是死心塌地非要跟着他了是吗?”

唐子渊的声音猛然拔高,给人一种惊悚的感觉。s3();

他就像被魔鬼侵入了身体,变得不可理喻。

沈蔓歌深吸了一口气说:“唐子渊,我对叶南弦的感情自始至终没变过,就算五年前我遭受了那场大火,可是现在一切都是误会,这一切都和他没关系。”

“呵呵,没关系,是啊,和他没关系,不然你也不会被大火焚烧了是吗?可是你为什么不想想,如果不是他惹来的桃花债,怎么会连累到你?你埋怨我对落落做了那样的事情,可是最开始落落变成这样是因为谁?还不是因为他么?如果他能保护好你们母子,轮得到我出面吗?能让你现在这么为难吗?你现在心里有他,什么都帮着他说话,什么都认为他做的是对的。难道你就不想想颜大师的失踪会不会和他有关吗?”

“你什么意思?”

沈蔓歌的心猛然提了起来。

“你说颜大师出事了?”

“呵呵,你少说你不知道。”

唐子渊讽刺的话语让沈蔓歌很难受。

“颜大师到底怎么了?”

“你何不去问问你的好丈夫叶南弦对颜大师做了什么。”

唐子渊的话再次让沈蔓歌揪心起来。

“不会的!南弦根本就不认识颜大师。况且他和颜大师无冤无仇的,为什么要去找颜大师?”

“想知道是吗?你来这个地址,一个人来,我什么都告诉你。沈蔓歌,我对你怎么样你最清楚不是吗?”

说完唐子渊直接挂断了电话。

沈蔓歌的手在颤抖着。

难道唐子渊说的是真的?

不!

不会的!

叶南弦根本就不认识颜大师,他不会去找颜大师的!

沈蔓歌努力的告诉自己要相信叶南弦,况且这件事情她根本就没有问过叶南弦不是吗?

想到这里,沈蔓歌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打算回去找叶南弦的时候,唐子渊的定为坐标已经发了过来。

沈蔓歌有些犹豫,却没有搭理,直接回到了病房。

沈落落在叶南弦的安抚下已经睡着了,不过眼角还有眼泪,显然这丫头睡着之前也是哭过的。

想起余薇薇的强势宣言,沈蔓歌的头有些大。

/>

叶睿见沈蔓歌回来了,低声说:“爹地,我看着妹妹睡觉就好了,你去陪陪妈咪把,妈咪好像很累。”

叶南弦看到沈蔓歌确实疲惫的样子,连忙站了起来。

“z怎么了?那个疯女人为难你了?”

他的眼神带着一丝担忧和懊恼。

沈蔓歌摇了摇头说:“我们出去走走吧。”

“好!”

叶南弦拿起了外套披在了沈蔓歌的身上。

沈蔓歌感受到叶南弦的气息,什么也没说,眼神复杂的和他一起出了病房。

叶南弦以为沈蔓歌还在介意余薇薇的话,连忙解释着说:“余薇薇这个女人我不认识,她直接进来了,当时我和落落正在玩,不过落落貌似很不喜欢她,两个人吵了几句,我也就说了一两句话,你和叶睿就回来了,我们之间真的没什么。”

沈蔓歌听到叶南弦的解释,点了点头说:“我知道。”

s3();

“别想多了,那个女人我看不上。”

叶南弦直接握住了沈蔓歌的手,这才发现她的手心都是汗,而且手有些发凉。

“是不是在外面的时间太长了?所以冻着了?不如我们回我们得房间?”

“不用。”

沈蔓歌摇了摇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