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叶南弦和沈蔓歌闹了一会之后,两个人静静地躺在了床上,享受着这片刻的安宁。

沈蔓歌知道叶南弦其实心里不好受的,不管是谁知道了自己喊了快三十年的母亲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都不会好受的,只是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开口而已。

最终还是叶南弦轻叹了一声说:“没想到张妈居然会是我的亲生母亲,难怪母亲总是护着她,不让我伤害她,原来如此。”

“你会怪母亲吗?”

沈蔓歌不知道叶南弦此时心里怎么想的,小心翼翼的询问着叶南弦。

叶南弦苦笑着说:“怪她什么?怪她对我太好?还是怪她对我隐瞒真相?说实话,以前一直觉得母亲严厉,而且时间总是很忙,我其实也是知道的,叶家这么大的产业光靠着母亲一个人来支撑着,确实不容易,但是那时候还是孩子的我,其实是真的很想在她身边的。”

“或许南方没有太大的感觉,因为南方从小身体不好,一直都是张妈亲自带着的,而我是跟着母亲的,又或者是因为我是叶家的继承人,所以母亲总是到哪里都带着我。我能看到她的不容易,也知道母亲带病出去谈判的样子,所以我和她其实比较亲切的,直到又一次,张妈对我说,母亲其实是不爱我们的,那时候我是真的伤心了。”

说起以前的往事,叶南弦心里很不是滋味,尽管是隔了这么多年,他好像依然还是不能从那种感觉中反应过来。

“张妈其实就是其心可诛。”

沈蔓歌下意识的说完,顿时有些尴尬了。s3();

以前不管说什么都可以,可是现在张妈是叶南弦的亲生母亲,这样说话也不知道叶南弦会不会生气。

她小心翼翼的看了叶南弦一眼,发现叶南弦正在看她,唇角带着一丝微笑。

“你现在还知道害怕了?”

“谁怕你啊!”

沈蔓歌被窥探到了心思,连忙嘴硬的别过头去。

叶南弦伸出手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说:“你失踪的那些天,我调查了很多事情,也知道了张妈的为人,甚至我发现很有可能五年前的那场大火都和她有关。这个女人虽然是我的亲生母亲,但是我也不会徇私,她对我母亲所做的事儿我一定会查出来的。”

“你知道什么?”

沈蔓歌突然就想到了叶老太太的病例。

叶老太太不让叶南弦知道,或许是怕叶南弦为难吧。

在恩怨和仇恨之间,老太太还是选择了顾忌叶南弦的心情,而打算将自己的病例给销毁,甚至不希望叶南弦知道自己的亲生母亲是个什么样的人,或许也是为了怕伤害到叶南弦吧。

沈蔓歌不知道叶南弦在外面到底听到了多少,只能这么问着。

叶南弦见她小眼珠滴溜溜的转着,突然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

“没有啊!”

沈蔓歌回答的快速,却也显得有些心虚。

叶南弦看着她,低声说:“是关于我妈的身体报告么?”

“什么东西?我不知道。”

沈蔓歌顿了一下,还打算装傻充愣,却听到叶南弦说:“我妈是不是和你说了什么?我过去的时候只听到了后面你们说的话,关于我身世那一块,前面我妈肯定和你说过病例的事情吧?或许她自己本身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对不对?和张妈有关?”

面对着叶南弦一连串的问题,沈蔓歌真的是有些束手无策。

“不知道你在说什

么。我有点困了,我想睡会。”

“蔓歌……”

“别吵我!”

她觉得自己现在像个鸵鸟似的,根本不敢去看叶南弦的眼睛。

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了老太太的心情。

像叶南弦这么聪明又善良的人,谁忍心去伤害他呢?

叶南弦也没再继续询问,而是轻轻的从身后拥住了沈蔓歌,低声说:“休息会吧,一会我们去停停落落的结果。”

“落落出来了?”

沈蔓歌一个机灵转过身来,显得特别紧张。

叶南弦摇了摇头说:“没那么快,我听医生说,那些专家正在给落落治疗,貌似有点效果,那丫头睡着了。”

“睡着了?怎么可能?她那么疼……”s3();

“有一种疗法,叫无痛疗法,会让患者处于无痛的状态下治疗的。这种技术在国外才刚刚展开,不过听说效果还不错,所以我们都应该给落落信心才好。”

“嗯!”

说起了沈落落,沈蔓歌的心情有些低落。

这个孩子真的是从出生之后就多灾多难的,实在是让人心疼。想到了沈落落,她不由得想起了沈梓安,想起了叶老太太对她说的暗夜帝国的事情。

“南弦,妈给了我这个。”

沈蔓歌将那个古朴的戒指拿了出来。

叶南弦看了一眼,多少有些郑重。

“妈给你的?”

“嗯。”

叶南弦从贴身的口袋里拿出了另一枚戒指,显然是有些相似的,不过一看就知道是男士的。

“这是叶家当家人的身份象征,而女主人的戒指据说还有其他的功效,妈没和你说?”

“没有啊。”

沈蔓歌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打算炸一炸叶南弦,想知道他到底知道多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