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蔓歌丝毫不意外张妈会那么做。

叶家家大业大的,张妈只要不是傻子,在知道了老太太不能生育之后,势必会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接近叶家的当家人。

如果能够成功的勾引住当家人,让当家人为她神魂掉到,或许替换掉当家主母也是有可能的。

以前并没觉得张妈怎么样,但是这一连串的事情下来,沈蔓歌觉得张妈很有心计,甚至很能隐忍,很会伪装。

叶老太太沉淀了一下情绪说:“当时你父亲怕我知道以后情绪再次受到打击,所以一直瞒着我,却开始和张妈保持距离,并且提出要换人代孕的事情,我当时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傻傻的以为是你父亲不满意我的安排,甚至还觉得你父亲外面有人了,但是好一通闹脾气,最后实在逼得你父亲没办法了,才答应了做试管。可惜还是没能成功。”

“后来还是体外取景,才让张妈成功受孕了。当张妈怀孕的时候,我心理百感交集,说不出什么滋味,我知道我对这个孩子会十分的疼爱,因为他是我最爱的人的孩子,但是我却又有些隔阂,毕竟他不是出自我的身体里。这种纠结的情绪一直持续到孩子出生的那一刻,当我看到南弦对着我笑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整个人生都圆满了。那是世界上最纯净的笑容,是我一辈子都想守护住的东西。”

老太太的眼角含泪,唇角却扬起了笑容,那么的魅力,那么的慈祥。

沈蔓歌突然间就懂了老太太。

一个为了爱能够做到如此的女人,简直太让人敬佩了。

“其实你可以在事后让张妈走的。”s3();

“是啊,你父亲当初也是这么说的,可惜我怕孩子没有母乳吃,所以没有答应,反而是留下了张妈。而张妈那段时间确实像个保姆一般,只要喂完孩子,就会把孩子送到我的身边来。我以为这样的事情会一直持续下去的。”

“她不会满足一个保姆的、!”

沈蔓歌十分肯定的语气让叶老太太苦涩的笑了。

“是啊,她确实不满足保姆的身份,慢慢的我才发现了这一点,但是已经晚了。她给我和你父亲都下了药,你父亲的身体在一夕之间垮掉了,我从来不知道她居然想要你父亲所有的家产,甚至还想着逼我退位,让她的孩子成为叶家的继承人,而她可以像慈禧太后一样掌控着叶家的一切。”

叶老太太的眼眸有些发冷。

沈蔓歌却十分惊讶。

“爸是被她害死的?”

“是。”

老太太的怒气十分明显。

“那您怎么还能容忍她在叶家?”

“因为当时她掌控了南方,给南方也下了毒。你能想象得到吗?一个亲生母亲,居然会对亲生儿子下毒!就是为了那些虚无缥缈的权利和钱财。”

沈蔓歌整个人都震惊了。

“您心软了?”

“那是我丈夫的儿子!是叶家的孩子!”

老太太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脸。

“我不能对不起我的丈夫,不能对不起叶家。张妈是我带进叶家的,我丈夫也是我间接害死的,因为南弦一直守着我,所以她没机会下手,但是南方那么小的孩子,却被她控制了,我当时只好和她达成君子协议。我说会让南弦成为叶家的继承人,就算是她控制了南方,大不了我失去一个儿子,对我没什么损失,可是她却要承受叶家的怒气和追杀。或许她是聪明的,

从那天起,她确实安分了,也解了南方的毒,不过我们之间再也回不去了。”

“那些年为了先夫留下来的叶家,我不得不每天早出晚归的,自然也就忽略了南弦,也因此让她钻了空子,等我发现我的儿子和我开始疏远,甚至不亲近我的时候,一切都晚了。可是我却无能为力,因为叶家当时需要我。”

说道这里的时候,老太太再次叹息了起来。

“我和南弦南方这一生疏就是二十多年,我眼睁睁的看着张妈把两个孩子控制在手里却没办法,等我吧叶家交给南弦的时候,我知道张妈可能会对我下手,所以我离开了海城,搬到了国外。明面上是为了清闲,实际上是为了保护南弦和南方。只是我没想到,她愈发的嚣张和不安分了,甚至和暗夜的人还有联系。如果不是梓安失踪的事情,我可能还不知道她这么多年在叶家的根基有多深。可是现在知道了,我还是不能动她,因为很多人很多谁人和她牵扯在一起,特别是南弦还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所以只能等了。”

这种无奈不是一般人可以体会的。

沈蔓歌突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

张妈居然是叶南弦的亲生母亲!

难怪张妈看她不顺眼,那是典型的婆婆看儿媳妇的嘴脸啊。

沈蔓歌有些无语了。

“你不打算告诉南弦这件事儿?”

“你说吧,有些事我告诉他对他来说是一种伤害。你如果觉得隐瞒下去比较好,那就瞒着也不错。我是真的把他当成我的亲身饿过日子看待的。”s3();

老太太叹息着,好像有些累了。

沈蔓歌见她精神不济,连忙起身。

“妈,你先休息吧,有什么话咱们改天再说,你还是要保重身体的,我可指望着您给我看孩子呢。”

“好!”

叶老太太说出了这一切,好像突然之间轻松了很多。

她叹了一口气,躺下了,然后沉沉的睡去了。

沈蔓歌的心理却不能平静了。

一下子知道了叶家这么多的秘密,她一时间有些消化不了,不过却也有些欣慰。

梓安还活着,而且活的好好地,在叶家的保护下生存者,这对沈蔓歌来说就是一种安慰。

她给老太太请来特护,出门的时候却看到了叶南弦站在门边,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什么时候来的?”

“有一会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