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

叶睿惊叫一声,沈蔓歌连忙抱住了他,这下好了,叶睿下意识的抱住了沈蔓歌,更是将泥泞弄了沈蔓歌一身。

看到这幅场景,叶南弦无奈的摇了摇头说:“我能吃人吗?”

“不能。”

叶睿小声的回答者。

沈蔓歌见他这样多少有些心疼。

“好了,你板着个脸,是个孩子都害怕。叶睿,告诉妈咪,你在干嘛呢?”

沈蔓歌娇嗔的瞪了叶南弦一眼,然后轻声的问着叶睿。

叶睿低声说:“妹妹说她喜欢蝴蝶,可是她不能出来晒太阳,总是在窗户上看到蝴蝶飞来飞去的,我就想抓几只蝴蝶送到她的面前,或许她就不那么疼了。”

听到叶睿这么稚嫩的声音,沈蔓歌的鼻子有些发酸,而叶南弦的眸子也微微有些湿润。s3();

“臭小子,以后这种事情别做了,还有,出门总要和妈咪说一声,你这一声不吭的跑掉了,你知不知道我们都很担心你?”

“对不起,妈咪,我下次一定注意。”

叶睿这才察觉到叶南弦和沈蔓歌是出来寻找自己的,一时间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儿,我们家叶睿最懂事了。洛洛已经出来了,不过还没醒,我们一起去看看落落好不好?”

“好!”

叶睿连忙开心的笑了。

沈蔓歌抱起了叶睿,却被叶南弦接了过去。‘

“我来吧,你身体还没复原,这臭小子那么沉。”

“不用,我自己走就可以了。”

叶南弦很是懂事的说着,虽然妈咪抱着确实挺舒服的,但是他还是决定自己走。

“没事儿,爹地抱着你。”

叶南弦将叶睿从沈蔓歌的怀里接了过来,直接将叶睿抗在了肩膀上。

“呀!”

叶睿很少被叶南弦举这么高,顿时开心的笑了起来。

看到他们父子俩开心的样子,沈蔓歌突然就想起了沈梓安。

如果沈梓安还在的话,或许也应该会这样开心吧。

沈蔓歌的眸子滑过一丝伤痛。

她不知道沈梓安在哪里,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儿子过的好不好,可惜却什么信息都没有。

叶老太太只是把暗夜帝国交给了她,至于自己要做什么,怎么和那些人联系,她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

叶南弦走了一段之后发现沈蔓歌没有跟上来,他停了下来,多少有些疑惑。

“怎么了?有心事?”

“没,就是想起了梓安。”

沈蔓歌的话让叶南弦的眸子滑过一丝难过。

“放心吧,我们会找到他的。”

叶睿听到了沈梓安,刚才的兴奋之情也少了很多。

“妈咪,我也会找到老大的。”

“没事儿,梓安会回来的。”

沈蔓歌摸着他的头,和叶南弦一起回到了落落的病房。

落落还没醒来,叶南弦说什么都要陪着落落,沈蔓歌和叶南弦也不勉强。

两个人离开了病房,叶南弦直接来到了老太太的房间。

老太太还在休息,睡得十分安详。

这一次,叶南弦的心情有了很大的不同。

眼前这个女人并不是他的亲生母亲,可是她却给了他很多温暖和教诲。小时候自己生病了,也是她陪在他的身边,一晚上不眠不休的照顾她的。

他曾经就觉得母亲偏爱自己一些,对南方似乎有些冷漠,却没想到这个女人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就算不是亲生母亲,这么多年来她对他的照顾和关怀也让叶南弦感激不尽,相比较张妈的处心积虑,叶南弦倒是想开了很多。

沈蔓歌不知道叶南弦在想什么,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该开口说些什么,只能默默地陪在他的身边。

叶南弦低声说:“不管她是谁,在我心里,他就是我妈,是孩子们的亲奶奶。”

“嗯!母亲是个伟大的女人。”

叶南弦没有反驳。

沈蔓歌想起了叶老太太的嘱咐,低声说:“我出去一会。”

“好。”s3();

叶南弦没有询问她要去哪里,只是点了点头。

沈蔓歌快速的离开了病房,然后去了医生的办公室,找到了叶老太太的主治医生。

“医生,我想要我婆婆的病理报告和身体报告。”

“好的。”

医生已经知道沈蔓歌的身份,自然是没有任何的停顿,将两份报告全部给了沈蔓歌。

沈蔓歌还打算嘱咐医生几句的,可最终什么也没说的离开了办公室。

叶老太太虽然让她销毁这两份报告,不让叶南弦看到,可是她真的不希望叶老太太那么好的女人被张妈给牵制住,到临了了还要为了叶南弦而忍受张妈的算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