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管家这句话不说还好,一说反倒是把唐老太太给气着了。

当初在那块地的利益上,她也不会主动找叶南弦开口。当时签合同的时候,唐老太太是没打算把这原因写进去的,可是叶南弦说为了怕唐家以后勒索,还是让律师填上了原因。

如今光是这一条原因就让唐家骑虎难下了。

如果那块地还没有正式投入生产,给叶南弦也就给了。

如今那块地已经找到了开发商和合作商,甚至合同都签了,大笔的钱投了进去,就等着开工挣钱了,这个时候叶南弦给他们来这么一出,简直是要了唐家的命了。

虽然说唐家的流动资金也不全靠着这点钱,但是唐老太太心疼啊。

被人莫名其妙的坑了一把,是谁心理都会不好受的,【偏偏这件事儿叶南弦还有理有据,在前面给了他们土地之后,他们唐家那个不争气的孙子唐子渊居然暗地里把人家沈蔓歌给买下来了,并且给藏了起来。

这件事儿如果暗中进行也就罢了,却偏偏让叶南弦拿到了证据。

唐老太太现在恨不得拿着手里的拐杖直接打死唐子渊这个混蛋算了。

如今听到管家再次说道这件事儿,唐老太太两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s3();

管家吓得是脸色都白了,连忙掐老太太的人中,有叫家庭医生的,好不容易才让唐老太太醒了过来,这时候有人来报,叶南弦来了。

唐老太太觉得胸口的气儿都不够喘了。

她在商场沉浮了一辈子了,就没见过叶南弦这么阴的。

“不见!就说我病重,谢绝见客。”

唐老太太此时最不想见的人就是叶南弦了。

叶南弦却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直接闯了进来。

“老太太,你什么意思啊?”

叶南弦走了进来,那清冷的声音让唐老太太恨不得再次晕过去,可惜她没办法装了,因为叶南弦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

“我听说唐老太太病了,所以特意请了医生过来给您看看。不知道唐老太太现在好点了吗?”

叶南弦淡笑着,显得彬彬有礼,但是唐老太太心理早就把他骂的狗血淋头了。

这个奸商!

不过老太太脸上还是挂着笑容的。

“叶总啊,什么风把你给出来了?”

“邪风。”

叶南弦淡笑着,然后突然沉下了脸。

“老太太,我们都是生意人,生意人贵在诚信。当初老太太和我要南部那块地的时候可是说的清清楚楚的,以前唐家对蔓歌的恩惠都一笔勾销了,我们两家互不相欠,甚至您也承诺过我,会好好地管束你的孙子,不会让他对我妻子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但是现在你孙子囚禁了我的妻子,这件事儿老太太你总得给我一个交代吧?唐家该不会是地想要,人也想要把?”

叶南弦的声音不大,甚至没有什么起伏,却好像一记响亮的巴掌当众打在了唐老太太的脸上。

她的老脸有点挂不住了。

“叶总,这个儿大不由娘,子渊这个混蛋在外面做了什么,我是真的不知道,我也找人找他了,这不还没回来吗?”

&n

bsp;“老太太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当时要那块地的时候,你可没有这么说啊。”

叶南弦的眼神有些逼人。

唐老太太被堵得无话可说,一张老脸通红通红的。

“唐家也是名门望族,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为什么非要和我们叶家抢女人呢?你也知道,蔓歌是我的1妻子,还为了生了一对儿女,就算是你们唐家不嫌弃蔓歌是我的女人了,也得看看蔓歌乐不乐意吧?我可听说蔓歌是被你孙子给强行留住的。如果她真的和你孙子唐子渊有感情的话,我也不会强人所难,可是蔓歌和我心心相印,唐家这么做是不是有点欺负人了?还是觉得我们叶家没人?”

叶南弦越说声音越冷,而唐老太太的冷汗也滴了下来。

她这一辈子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侮辱?

可偏偏现在的这一切让她无法为自己辩解,一肚子的气没地方发,看到管家站在一旁的时候,立马气不打一处来。

“还站着干什么?给那个不肖子孙打电话,就说我要死了,让他回来奔丧!”

唐老太太是真的气狠了。

管家见她这种话都说出来了,连忙跑去给唐子渊打电话去了。

唐子渊喝的醉醺醺的,看到是老宅的电话,本来不打算接的,可是一直响一直响,响的他心烦意乱的。s3();

“干嘛?”

他气呼呼的划开了接听键。

管家战战兢兢的说:“孙少爷,你赶紧回来吧,叶家的叶总来了,把老太太气的不行。老太太说你再不回来,就等着给她收尸吧。”

虽然这样说不太好,但是管家实在是没办法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