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蔓歌的这句话让唐子渊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这辈子你都别想了!”

唐子渊生气的将饭菜往沈蔓歌的嘴里塞,哪里还有一点温柔的样子。

沈蔓歌努力的躲闪着,却最终还是被唐子渊给灌进了几口,就在唐子渊以为有了成果的时候,沈蔓歌开始干呕起来。

“呕——”

她讲刚吃进去的东西完全的吐了出来,甚至连胆汁都吐出来了。

唐子渊见她这样,样子更不好看了。

“让家庭医生过来,给她输营养液。”

唐子渊冷冷的下着命令,然后他看着沈蔓歌说:“你欠我的还没还清,你别以为死了就可以了。蔓歌,我告诉你,叶南弦和沈落落的配型配上了,这几天就要手术了。你如果再不配合我,我会让叶南弦死在手术台上,更会让落落一起陪葬。你想见我这么做吗?”

他的声音十分温柔,却让沈蔓歌的眸子猛然睁大。s3();

“唐子渊,你开玩笑的是吗?落落是你护了五年的孩子!”

“那又如何呢?我那么爱她,对她那么好,我甚至放下所有的工作过去配她,可是你知道吗?当她知道叶南弦是她父亲的时候,她理都不理我,完全忽视了我的存在,这就是我疼了五年的孩子啊!果然不是亲生的就是不一样的。不过没关系,以后我们会有自己的孩子,到时候我会更爱她的。”

唐子渊笑得十分憧憬,可是沈蔓歌的心却在滴血。

为什么会这样呢?

他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现在她真的希望有个人可以来帮她逃出去。

她要见自己的女儿,要见叶南弦!

她不能死在这里,不能!

“子渊,你让我见见落落好不好?我就见她一眼好不好?你让我见见她!”

沈蔓歌从来没有这样祈求过唐子渊。

过去的五年,他都会尊重她的,不管她要做什么,唐子渊都会顺着她,支持她,现在这到底是怎么了呢?

唐子渊像哄孩子似的说:“你要见她也不是不可以,我甚至可以带着你去看她手术的过程,不过你要好好吃饭。”

“我吃,我吃!我现在就吃!”

沈蔓歌为了女儿,为了能够离开这里,她连忙点头。

唐子渊见她妥协了,这才笑着摸着她的头说:“真乖,这才是我最喜欢的女孩。”

他将饭菜端了过来,然后一口一口的喂给了沈蔓歌。

沈蔓歌的胃是抗拒的。

她只觉得一阵阵的恶心涌了上来,可是当她看到唐子渊那双眸子的时候,她又生生的咽了下去。

不能吐!

绝对不能再唐子渊面前吐!

不然她就见不到叶南弦了,更见不到沈落落了!

沈蔓歌努力的压抑着胃里翻滚的恶心感,在唐子渊温柔目光的注视下,一口一口的吃着,可是她终究没能忍住,在最后的时候还是呕了出来。

呕吐的感觉让她痛不欲生。

唐子渊的脸色有些难看了。

“传医生过来。”

他的声音很冷,冷的让人觉得害怕。

佣人快速的跑去叫医生了,唐子渊却一把捏住了沈蔓歌的下巴冷冷的问道:“这次回国,你有没有和叶南弦做出什么事情来?”

蔓歌刚开始没反应过来,后来终于意识到唐子渊这么问是什么意思了。

“你放开我!”

“回答我!你有没有和叶南弦睡过?”

唐子渊被嫉妒冲昏了头脑。

一想到沈蔓歌和叶南弦在一起颠鸾倒凤的,他就恨不得杀了叶南弦。

沈蔓歌被问及这么私密的问题十分尴尬,况且她和叶南弦的关系也轮不到唐子渊来问这个。

“不管我和他有什么,和你都没关系。唐子渊,我说过了,我这辈子只爱叶南弦,我不爱你!你对我有恩,我感激在心,我也会一辈子的报答你,感激你,但是感激不是爱。唐子渊,我不爱你!”

沈蔓歌再一次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唐子渊简直要气炸了。

“不爱我是吗?你凭什么不爱我?我有什么不好?你告诉我,我到底哪里比不上叶南弦,你对他就是这么难忘是不是?”

“是!我就是爱他,不管是五年还是十年还是一辈子,我只爱他!”s3();

沈蔓歌的话深深地刺激到了唐子渊。

他猛地低下头来,狠狠地吻住了沈蔓歌的嘴唇。

沈蔓歌多少不过,被他吻了一个正着,无奈之下只好张嘴咬住了唐子渊的樱唇。

唐子渊痛呼一声,终于放开了沈蔓歌,脸色却愈发的阴沉了。

“你咬我?你到底在为了谁守贞洁?叶南弦么?他知道你被卖了么?知道你现在在哪里么?如果不是我,现在你还不知道被多少人给糟蹋了呢?”

“所以呢?所以我就该以身相许,就该对你事事顺从吗?唐子渊,你还是我以前认识的唐子渊吗?你到底是因为喜欢我才这样,还是因为不甘心?不甘心五年来对我的付出和孩子们的付出没有得到你想要的结果,所以才这样羞辱我的吗?你可以试试,你如果胆敢在碰我,我就死给你看!这辈子,除了叶南弦,谁都别想碰我的身子!”

沈蔓歌说的决裂,一时间把唐子渊气的要命,却也不敢真的下手了。

他了解沈蔓歌,她真的干的出来的。

唐子渊气的将身边的一切都扫到了地上,玻璃碎片满地都是,吓坏了所有人,可是沈蔓歌却无动于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