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叶南弦不想想那么多的,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好像身体里住进了一个魔鬼,让他都变得不认识自己了。

车子开到御食园门口的时候,他确实看到了宋文棋那辆嚣张的法拉利,红的有些刺眼,而最让他刺眼的是沈蔓歌和宋文棋坐在窗口的位置上,有说有笑的吃着东西。看的出来,沈蔓歌心情很不错。

宋文棋不知道说了什么,沈蔓歌低头轻笑,她轻轻地摸了摸自己受伤的腿,动作不太明显,可是叶南弦看到了。

他微微皱眉,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了宋涛。

“帮我送一条薄毯到御食园门口。”

宋涛现在对叶南弦的命令已经有些免疫了,毕竟再惊讶的事情都经历了,他的心理素质也增加不少。

宋涛很快的把薄毯拿来了。

叶南弦却低声说:“送进去给她盖上。她的腿伤还没好,早晨的天气有些凉,她的腿受不了的。”

宋涛有些诧异。

“我送?”s3();

叶南弦冷冷的瞪了他一眼,那眼神有些锐利。

宋涛觉得自己挺无辜的。

这样的好事儿叶南弦去送不是最合适么?

况且沈蔓歌和宋文棋在一起有说有笑的,他不应该去捉奸么?或者说宣布主权?

宋涛有些看不懂叶南弦,却又不敢反驳,瘪了瘪嘴,拿着薄毯就走,却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顿住了脚步,有些郁闷的说:“叶总,凯瑟琳居然真的和宋文棋认识,难道说公司的机密文件是她……”

“这件事儿到此为止吧,别查了。”

叶南弦突然开口。

宋涛直接愣住了。

“叶总,那可是我们这几年最大的一个单子,难道就这样便宜了宋文棋?你留着凯瑟琳这样的女人在身边事不可以的!”

“什么时候我的事情轮到你来当家做主了?”

叶南弦的声音低沉,带着不可抑制的威压。

宋涛顿时闭了嘴,不过看的出来他对沈蔓歌还是很有意见的。

“快去!”

叶南弦见沈蔓歌再次摸了摸自己的大腿,不由得低声呵斥。

宋涛心不甘情不愿的走了进去,当着所有人的面把薄毯递给了沈蔓歌。

“叶总说了,你的腿伤还没好,上午天气凉,让我给你送条薄毯。”

宋涛说的十分生硬。

沈蔓歌和宋文棋都愣住了。

他们下意识的看向外面,正好看到叶南弦将车窗摇上了。

宋文棋扑哧一声笑了。

“凯瑟琳,你可真有魅力。这叶总可是传说中的冰山人物,居然为了你来送毯子,最主到你和我在一起,居然没有冲进来带你走!这都有些不像是我认识的叶南弦了。”

别说宋文棋,沈蔓歌也觉得有些诧异。

先不说叶南弦怎么会找到这里,单说他现在的举动,确实不太像他以前的风格。

这要是换做以前,叶南弦会毫不顾忌的冲进来,直接拉着她就走,还能让她留在这里陪着宋文棋继续吃吃喝喝?

那简直不可能!

不过现在沈蔓歌也觉得自己吃不下去了。

眼前宋涛一副她好想红杏出墙的样子盯着她,外面还有叶南弦等着。他人是没进来,可是他在外面等着她吃完饭,这种感觉怎

么就那么别扭呢?

沈蔓歌放下了筷子。

宋文棋有些惊讶的说:“你该不会这就要走了吧?咱们还没说什么话呢!”

沈蔓歌耸了耸肩说:“他现在是我的金主,我的老板,你觉得我现在还能继续和你吃下去?”

“真扫兴!”

宋文棋显然有些失望,不过他转而笑着说:“明天有个拍卖会,一起来呗。”

“看时间吧,我一不定有时间,毕竟我现在是个病人。”

沈蔓歌没有给宋文棋准确的答案。

她后退了一步,将薄毯盖在了腿上,并不打算委屈自己。

海城的天气她还是清楚的,只是没想到受伤之后这么不抗冻。刚才她确实有些快要受不了这里面的冷气了,又不好意思为了自己和餐厅经理说什么。

见沈蔓歌盖住了自己的双腿,宋文棋这才反映过了什么。s3();

“你觉得冷?怎么不和我说一声呢?也是我粗心了,下次我一定注意。”

宋文棋有些懊恼。

沈蔓歌却笑着说:“没事儿,也不算太冷,就是腿受伤了,受不了冷气罢了。下次我会提前准备好的。”

“那,说好了,咱们还有下次的呀。”

宋文棋趁机邀约。

沈蔓歌知道他对自己有目的,单凭她是h`j几天的汽车设计师,宋文棋又是叶南弦的死对头,就会对她有很大的兴趣,更别提宋文棋还是个花花公子。

不过她知道宋文棋风流但不下流,他其实还是挺绅士的。

“下次再约。”

沈蔓歌礼貌的笑了笑,然后自己推着轮椅往外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