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蔓歌!”

叶南弦怎么也没想到沈蔓歌会是这样的情绪变化,吓得他连忙掐沈蔓歌的人中,可是沈蔓歌还是没反应。

他瞬间就慌了。

叶南弦叫来了医生,医生给沈蔓歌做了检查,说她情绪波动太大,一时激动引发的休克,现在已经没事了,不过叶南弦还是有些后怕。

曾经他对沈蔓歌比这个还恶劣,也没见她心理承受能力这么差,现在这到底是怎么了?

“医生,她的身体还有什么其他的问题吗?”

叶南弦实在是有些担忧。

医生摇了摇头说:“她的身体素质不是很好,我发现她生完孩子之后可能月子没做好,身体隐藏了很多病痛,需要慢慢调养。”

听医生这么一说,叶南弦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很严重么?”s3();

“女人的很多病都得慢慢调理的。”

“知道了,尽量给她好好检查。”

叶南弦说完就走了出来。

他有些想抽烟了。

自从和沈蔓歌碰头之后,这烟瘾貌似越来越大了。

叶南弦将烟放在手边把玩着。

沈蔓歌醒来的时候,叶南弦已经不在了,她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想起了沈梓安。

“灵雨,梓安呢?”

她直接一个电话打给了蓝灵雨。

蓝灵雨说道:“沈梓安被叶南弦的助理给接走了呀,说是叶睿找他,怎么了?”

沈蔓歌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

看来叶南弦是说真的了。

“没什么,我就是问问。”

沈蔓歌挂了电话。

她不能让蓝灵雨再牵扯进来了。

“叶南弦!叶南弦你人在哪儿啊?

沈蔓歌着急的去找叶南弦,可是房间里并没有叶南弦的影子。

她着急的下了床,一蹦一跳的出了病房。

叶南弦和公司的高层刚说完电话,就看到沈蔓歌像个兔子似的,一跳一跳的跑了出来,样子十分着急。

他连忙走了过去。

“腿不好到处跑什么呢?”

说完他也不等沈蔓歌反应,直接打横抱起了沈蔓歌,重新回到了病房。

沈蔓歌看着眼前的叶南弦,恨不得宰了他,可是沈梓安还在他的手里,她不能冲动。

本来不想着执行第一个计划的,现在看来是叶南弦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她了。

想到这里,沈蔓歌咬着牙说:“是不是我答应做你的女人,你就放了我儿子?”

叶南弦的身子微微一顿。

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他只是想让沈蔓歌把一切真想告诉他,想要让沈蔓歌亲口告诉他沈梓安的身份,可是为什么她宁愿当自己的情人,那样的委屈自己,也不告诉他沈梓安就是两个人的孩子呢?

她就那么不信任他?

那么不想让他知道沈梓安的存在?

为什么?

叶南弦看着沈蔓歌,觉得他怎么都看不透这个女人了。

沈蔓歌也不躲闪,直接迎向了叶南弦的眼神。

那眼神倔强而又愤怒,隐忍而又带着点别的东西。

叶南弦看不懂,却低声说:“我可不能听

你片面之词,你说答应做我的女人,谁知道我把那臭小子放回去之后你会不会带着他一起跑了?”

“你到底要怎么样?”

沈蔓歌真的急了。

她一直以为叶南弦对沈梓安客气是因为他还有点良知,如今看来一切都是他算计好的,是为了让沈梓安放掉戒心,然后在这里等着她呢。

沈蔓歌的心理燃气熊熊烈火,不过却低声说:“只要你不伤害梓安,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这句话说得叶南弦心里更难受了。

“你放心吧,只要你让我满意了,我会让那臭小子回到你身边的,不过暂时不可以。过一会,我会安排幼儿园所有的师生去一座孤岛做特训,为期一个月。一个月之后你如果表现好,我自然会让他回来。”

“叶南弦!”

沈蔓歌实在是忍不下去了。

“梓安还是个四岁的孩子!”

“叶睿也会去,幼儿园所有的孩子都回去,而且老师也会跟随,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s3();

叶南弦的话直接让沈蔓歌愣住了。

幼儿园的老师也会去?

也就是说蓝灵雨也会被一起带走?

是啊!

叶南弦是什么人?

自然不会留下人来帮她。

蓝灵雨是他的好朋友,他又怎么会让蓝灵雨留下?

叶南弦果然还和以前一样,奸诈狡猾,还冷血无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