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蔓歌连忙擦干了泪水,可是却还是被叶南弦给捕捉到了。

“怎么了?”

他快速上前,就看到沈蔓歌手里握着手机,而此时手机的屏幕还没有暗下去,正显示着沈蔓歌在和唐子渊聊天,明显的刚才还有视频连接过。

叶南弦看着沈蔓歌哭红的双眼,再看她此时恨不得用眼神杀了自己的样子,他刚压下去的怒火蹭蹭的又燃烧起来。

“给唐子渊发视频抱委屈是吗?告诉他我叶南弦没能力照顾好你,让你一回来就出事是么?唐子渊有没有安慰你?有没有让你立刻回美国去?还是说你告诉他我刚才强吻了你,他是不是要连夜做飞机过来废了我?”

叶南弦的话让沈蔓歌的心情更加烦躁,特别是他提起了刚才的那个吻。

那个让她有一瞬间失神,甚至有些怀念的吻。

再想想沈落落羸弱的样子,沈蔓歌简直恨死了叶南弦,恨死了自己。

“叶南弦,你给我滚出去!滚!”

她这一刻再也不想伪装对他的恨意。如果杀人不犯法的话,她真的会杀了他的!s3();

可是她不能!

为了落落她也不能!

沈蔓歌气的浑身发抖,那排斥拒绝的样子像是骨子里发出来的一般,让叶南弦有些心惊。

“你就那么恨我?沈蔓歌,你到底是不是……”

“叶总,不好了,小少爷出事了。”

叶南弦的话还没问出口,宋涛就闯了进来。

当他看到叶南弦和沈蔓歌此时剑把弩弓的样子时,一时间有些冷汗直冒。

他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叶南弦的眼神仿佛利刃一般的射来,更是让宋涛有些站立不住。他只得顶着头皮说:“叶总,老宅那边传来消息,小少爷发烧了。”

“怎么回事?”

叶南弦虽然有些痛恨宋涛打断了自己的问话,可是听闻叶睿发烧了,他还是有些担心和着急。

沈蔓歌看在眼底,心理嘲讽着自己。

“看见没?这就是你以前全心全意爱过的男人啊!这就是你儿女的父亲!落落现在生死一线,他可曾知道半分?即便知道了,又怎么会像紧张楚梦溪的孩子一般紧张梓安和落落呢?”

叶南弦却不知道沈蔓歌此时所想,看到宋涛说话吞吞吐吐的,眼神闪烁,急的低吼一声。

“你快说,叶睿怎么了?”

“叶总,楚小姐因为小少爷在学校被你斥责的事情责备了小少爷,同时听闻我们恒宇集团商业机密因为小少爷的关系外泄了,楚小姐一气之下就打了小少爷。小少爷当时硬扛着就是不说,楚小姐就罚他不许吃饭,没想到小少爷早晨起来就发烧了。”

宋涛快速的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叶南弦的脸色难看的要死。

“楚梦溪!谁给她的权利让她随便动叶家的继承人了?告诉楚梦溪,叶睿要是有个好歹,我让她陪葬!”

也是因为刚才和沈蔓歌闹了不愉快,叶南弦的脾气十分暴躁。

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宋涛战战兢兢的退了出去,连忙给楚梦溪打电话去了。

&

nbsp;沈蔓歌看着他如此紧张叶睿,冷冷的说:“既然叶总家里有事儿,还是先回去处理家里的事情吧,毕竟叶家继承人的身体可不容闪失。”

她不想把话说的这么酸的,但是她真的忍不住。

她的梓安,她的落落从来没有得到过他叶南弦半分的怜爱,甚至更是因为他这个父亲备受磨难。如今两相比较之下,沈蔓歌的心理自然不会平衡。

叶南弦看着沈蔓歌,见她转过头去不搭理他,他也没说什么,只是重新弯腰将沈蔓歌给抱了起来。

“你干什么?叶南弦,你放我下来!你又要干什么?”

沈蔓歌顿时就紧张起来。

现在的叶南弦好像真的让人猜测不透,她现在是完全慌了神了,特别是经过刚才那么一闹,沈蔓歌更是不想和他待在一起了。

叶南弦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你不是要上厕所?难不成要在床上解决?”

被他这么一说,沈蔓歌才想起刚才要去厕所的事情,可是让他抱着自己进去,沈蔓歌是怎么都不会同意的。

“你让护士来帮我,我不用你!”

“你放心,我不会扒了你的裤子的。”s3();

叶南弦将她抱到了卫生间的马桶上就转身离开了。

“好了叫我一声。”

沈蔓歌没想到刚才对自己孟浪的叶南弦,现在还能这么君子,她连忙关上了卫生间的门,靠着洗手间的墙壁挣扎着起身,把裤子给脱了。

方便完之后,她又有些费力的提上了裤子,却有些不太想叫叶南弦进来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