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

沈蔓歌惊呼一声,身上一沉,一具滚烫的身子已经敷了上来。

一颗慌乱的心因为熟悉的气息而有些呆滞。

曾几何时,她期盼着和叶南弦能有这样的亲密接触,而不是单纯冰冷的床上例行公事,可惜直到怀了孩子前夕,他们也从没有如此这般。

叶南弦只觉得一股馨香入鼻,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气味仿佛每个午夜梦回时卧室里枕畔边的回忆,他一时间看的有些痴了,觉得似梦似幻的。

“蔓歌……”

叶南弦低喃着,一张俊脸慢慢的沉下,朝着沈蔓歌的樱唇而去。

突然,一阵刺耳的铃声响起,沈蔓歌如梦初醒,一把推开了叶南弦,那颗心却快速的跳动起来,仿佛一瞬间的血液都涌了上来,让她浑身发热,脸上更是火烧火燎的。

叶南弦被她这么一推,差点掉下床去,却也清醒过来,不过却有些惋惜。他看着身边沈蔓歌的手机一直响着,下意识的想要去拿,沈蔓歌却快他一步,将手机接了过去。

“子渊?”s3();

沈蔓歌所有的幻想和绮梦在看到唐子渊的来电显示时完全的消失不见了。

她刚才简直是鬼迷心窍了!

怎么会对叶南弦还抱有那样的幻想呢?

沈蔓歌连忙坐了起来,虽然有些困难,却拒绝了叶南弦的帮助和碰触,划开了接听键。

唐子渊的声音顿时传了出来。

“凯瑟琳,你没事儿吧?我听说你在国内出事了,本来打算过去看你的,可是落落这边有点情况,我走不开。”

唐子渊的声音急促,那殷切的关怀之情让一旁的叶南弦很不舒服。

沈蔓歌此时根本无暇顾及叶南弦的脸色和想法,一听到沈落落情况不好,沈蔓歌整个人都慌了。

“落落怎么样了?是不是很严重?”

“你别担心,落落暂时没事儿了,不过不能离开人,你那边……“

“我这边没事儿,不用担心我。子渊,我就是伤了右腿,好好养几天就好了。你专心照顾落落就好。”

沈蔓歌现在所有的心思都在落落身上。

她和女儿万里之隔,也不能在她身边照顾着,那种锥心刺骨的感觉不是一个母亲是不会了解的。

叶南弦看着沈蔓歌双目泛红,一副委屈巴拉的样子,无名之火蹭蹭的往上冒。

她是她的女人!可是现在却因为另外一个男人的电话而委屈成这个样子,她和唐子渊到底是什么关系?

唐子渊还想和沈蔓歌说些什么,却被叶南弦直接夺过了手机,冷冷的说:“唐总放心的照顾自己的家人吧,至于凯瑟琳设计师,这边有我呢,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

“叶南弦,你干什么?你把手机还给我!”

沈蔓歌担心沈落落的事情,还想着和唐子渊多说几句呢,如果可以,她还想和女儿说几句话,可是没想到手机居然被叶南弦给抢走了。

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可恶?

叶南弦才不管沈蔓歌现在怎么想,嫉妒让他有些失控,还没等唐子渊说什么,他就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直接将手机给关机了。

沈蔓歌顿时就火了。

“叶南弦,你有病吧?那是我的手机,那是我的上司,我的朋友,你凭什么挂我电话?”

此时的沈蔓歌就像是被人踩了尾巴的猫儿似的,浑身

充满着敌意,那双熟悉的眸子此时散发出来的神情就像是一把利刃刺进了叶南弦的心口上。

“凭什么是吧?今天我就告诉你凭什么!”

叶南弦许是被刺激到了。

一直以为沈蔓歌是自己的妻子,就算是现在换了一张脸,就算是她现在不想承认她的身份,但是她都改变不了是他叶南弦妻子的身份!

她一个人悄无声息的离开了五年,现在回来了,居然当着他的面和别的男人亲亲我我的,她真的以为他叶南弦是那么大方的人是么?

叶南弦一把拽过了沈蔓歌,不管不顾的吻了过去。

那张樱唇他已经想了好久好久了,想的心都痛了。可是这个没良心的女人,回来和他玩躲猫猫也就罢了,现在还打算招惹别的男人吗?

他不许!

受了刺激的叶南弦力气有些大,沈蔓歌挣脱不过,又猝不及防,被叶南弦吻住的那一刻,两个人都是心神一阵。

那种熟悉的感觉,那种仿佛心心相印的感觉瞬间流窜全身,扩散到四肢百骸。

叶南弦记得沈蔓歌的味道!s3();

即便是她和以前面容不同,即便是她不承认自己曾经的身份,但是他不会认错的。

这就是他的妻子!

叶南弦贪婪的吻着沈蔓歌,恨不得将这五年的思念全部通过这一吻传递给沈蔓歌。

沈蔓歌刚开始是震惊的,随即而来的却是五年前的那一场大火,以及沈落落每一次病危时的样子。

这个男人根本就不陪她真心以对!

他不配!

沈蔓歌推不过叶南弦,气的猛然一咬。

“嗷——”

叶南弦只觉得舌尖一疼,下意识的放开了沈蔓歌,随机一记响亮的耳光瞬间而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