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1宋涛,反了你了是不是?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绑我来这里做什么?我告诉你,你赶紧放开我,不然我让南弦炒了你,你听到没有?”

楚梦溪的声音十分尖锐,即便是还没到病房,沈蔓歌和叶南弦都听到了。

叶南弦本来还打算看看沈蔓歌的反应。

五年了!

这个解释和道歉他迟了五年!

不知道沈蔓歌还能不能接受,还能不能原谅他当初的决定?

如果早知道那样的决定会让他们阴阳两隔,他宁愿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可是现在楚梦溪的喊叫打破了这一切。

沈蔓歌也因为楚梦溪的喊叫多少收敛了一些神色。

好险!s3();

刚才就差一点点,她就要说出当年的事情了,甚至还想着质问叶南弦怎么可以那么面不改色的撒谎。

好在楚梦溪来了!

沈蔓歌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同时也为自己至今还因为叶南弦的说辞而动怒有些懊恼。

不该让他影响情绪的!

她低着头,快速的将情绪收敛,冷笑着说:“叶总,你这真的是打算让她来偿还我这一巴掌的?而不是让她来对付我的?瞧瞧这气焰,都可以直接炒了你的特助了,这楚梦溪在叶家的地位果然不低。”

叶南弦的脸色愈发的难看了。

这五年来,楚梦溪的嚣张跋扈他不是不知道,但是因为她生了叶睿,而叶睿也离不开母亲的情况下,他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如今见她越来越没有自知之明了,叶南弦的眸子冷了几分。

说话间,宋涛带着楚梦溪进了病房。

“叶总,楚小姐我给你带来了。”

楚梦溪整个人都愣住了。

她看着坐在沈蔓歌床边亲手给沈蔓歌敷脸的叶南弦,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南弦?你怎么会在这里?还有,凯瑟琳的脸怎么了?”

楚梦溪一脸懵逼的样子。

沈蔓歌却冷笑着说:“楚小姐,你可真会演戏。我脸上的巴掌印难道不是你的杰作?”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什么事、后打过你?凯瑟琳,你别血口喷人!”

楚梦溪一听就知道自己中计了。

她挣扎着想要挣脱开保镖的束缚却没有成功。

“南弦,你别听她的!我没有打过她!我没有!”

“这些营养品不是你买的么?不是你放在这里的?”

叶南弦指着眼前的营养品冷冷的开口。

楚梦溪的脸色有些难看。

“是我买的,我也承认是我心情不好来这里发泄了一通,但是我真的没有动手打她。南弦,你要相信我!”

楚梦溪继续挣扎着,却听到叶南弦说:“凯瑟琳是美国来的贵客,来我们恒宇集团却屡次受到你的侮辱和殴打。楚梦溪,你虽然不是恒宇集团的人,但是好歹你也以叶家人自居,今天这件事情如果不能给你一个教训,不能给凯瑟琳一个交代,我们叶家在海城还怎么混下去?”

“南弦,真的不是我!我没有!”

“不管你有没有,今天你来了这里,凯瑟琳却因此受伤了,这就是你的错。你打了她一巴掌,我答应过凯瑟琳

,让你十倍偿还,这件事儿也就这么过去了。只希望你通过这事儿能够让自己收敛一些,别忘了叶睿是叶家继承人的身份,容不得你给他招惹一些负面影响。宋涛,给我打。狠狠地打!像凯瑟琳脸上这样,绝对不能手下留情!”

叶南弦的声音没有任何温度。

楚梦溪整个人瘫软在地上,尖锐的喊叫着。

“南弦,一切都是这个女人自己做的,肯定是她自己打了自己,然后嫁祸于我的!我没有动手,真的没有!南弦,你要相信我啊!”

“啪”的一声,楚梦溪的话音刚落,宋涛的巴掌已经甩了过去。那力道生生的将楚梦溪的脸打歪了。

“宋涛,你混蛋!你还真的敢打我?你要知道,我是叶睿的母亲!是叶家继承人的母亲,你居然敢……啊!”

楚梦溪后面的话没有说完,宋涛的第二巴掌已经甩了过去。

火辣辣的痛感让她差点昏厥过去,可是身边的两个保镖却一左一右的架住了她,让她根本动弹不得。

沈蔓歌看着宋涛一下一下的抽着楚梦溪,她的心里没有丝毫报复过的快感。不过能够看着楚梦溪难过,看着叶南弦亲手这样对待楚梦溪,她还是有些感触的。

“叶总,你这样不太好吧。这楚小姐回头要是再找我的麻烦,我一个残废还真的怕呢。”

沈蔓歌不由自主的把身子朝着叶南弦的方向靠了靠,在外人看起来多少有些想要寻求保护的意思,但是叶南弦知道,她是故意的。s3();

她身上的馨香一点点的窜入他的鼻腔之中,和记忆中的气味是如此的相同,尽管药味遮挡住了一些,可是那些留在骨子里的东西怎么可能被轻易忘记?

叶南弦的眸子不由得柔和了很多。

“不会的。我会让她禁足。在你腿伤没有痊愈之前,我不会让她出别墅一步的。放心,有我在,没人能够伤的了你。”

叶南弦的声音带着温柔,眼神更是带着宠溺。

楚梦溪被宋涛打得张不开嘴,一双眸子却被眼前的一切刺激的猩红。

这个女人真不简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