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蔓歌真的被吓到了。

叶南弦是个霸道而且执着的男人,他想要做到的事情完全不会顾及别人的眼光的。这一点她很早之前就清楚了。虽然引起他的注意是她计划中的一环,但是她没想过这么快暴露自己的。

只要她身上的烧伤一旦展现在叶南弦的面前,她的计划就再也难以实现了。这五年来的锥心刺骨也会完全的付诸东流。

一想到这里,沈蔓歌猛然涌起一股力气。她快速的抬头,直接用脑袋撞向了叶南弦的鼻子。

一股酸爽的感觉瞬间袭击着叶南弦。

他猛地松开了沈蔓歌,鼻子也流下了鲜红的血液,那双好看的丹凤眼仿佛喂了毒一般的盯着沈蔓歌,盯着这个胆大妄为的女人。

“欲擒故纵玩的倒是得心应手,不过沈蔓歌,你在我面前还是太嫩了点。说,你到底有什么目的?真实身份是谁?”

叶南弦虽然痛的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鼻子也冒出了鲜血,不过那股子毁天灭地的狠厉模样和压迫人的气势丝毫不减。

沈蔓歌的心几乎快跳出嗓子眼了。

她的头好痛哦!s3();

这个男人的鼻子是铁做的么?

那么脆弱的地方呗撞到了,居然还能这么慢若无其事的威胁她,果然是没心没肺的叶南弦!

沈蔓歌快速的拉好自己的睡衣,也往后退了一步,戒备的看着叶南弦,冷冷的说:“叶总真会说话。你来我家,对我轻薄不说,现在还来质问我。请问叶总你有什么权利这么对我?就算是合作公司,你的女朋友当众给我难堪,你又上门凌辱我,是真的欺负我们h`j集团没人了是吗?叶总如果再这样咄咄相逼,别怪我不给你们恒宇集团留情面,咱们直接去警察局说道说道去。”

看着沈蔓歌义愤填膺的怒吼,那双漂亮的眸子仿佛两团燃烧的火焰,衬托着她愈发的明艳动人,也愈发的像极了记忆中的那个人。

叶南弦的眸子沉了几分,却没有再继续紧逼沈蔓歌。

他想知道的事情从来都没有不知道的,迟早有一天他会把眼前这个女人的底给完全揭开的。

“沈蔓歌,你最好是你表面表现出来的这个样子,否则我会让你知道,算计我叶南弦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叶总这是来威胁恐吓我的?我还真怕!如果叶总没有合作的诚意,还希望叶

总打电话给我们集团老总,或者说叶总对我个人有什么成见,也可以让我们总裁换个设计师过来,没必要这个欺负我一个弱小女人,那样只会让我觉得不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