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蔓歌呆了一段时间,彻底的平复好自己的心情之后才站起身子,看着厨房里还没有做完的饭菜,她利落的开始重新做。

不管怎么说,浪费粮食不好。

蓝灵雨回来的时候,沈梓安的电话也大了回来,沈蔓歌开着蓝灵雨的车去接儿子去了,对于叶南弦来这里的事情只字不提。

叶南弦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

一个周末,沈蔓歌陪着沈梓安度过,还算安稳,沈蔓歌也去4s店买了一辆车。

周一的时候,叶南弦在媒体发布消息,说沈蔓歌是恒宇集团诚心邀请来的设计师,楚梦溪故意刁难,致使沈蔓歌当中狼狈离开,他代替恒宇集团向沈蔓歌道歉,并且附带了当时的监控视频。

这样的举动,第一时间把楚梦溪推到了风口浪尖上。每个海城的人都看到了楚梦溪泼妇善妒的一面,也看到了沈蔓歌委曲求全的一面,舆论方向一面倒的倾向了沈蔓歌这一边。

楚梦溪被骂的很惨,几乎不敢出门。她特别生气,跑去质问叶南弦,叶南弦直接说“你的名誉能和凯瑟琳设计师相比么?公司所有的项目都在等着凯瑟琳设计师来主持,每天恒宇集团损失多少钱你知道吗?”

这句话直接让楚梦溪说不出话来了。

虽然她在叶南弦这里没有得到什么好处,但是却把这一切算到了沈蔓歌的头上,两个人的梁子算是结下了。s3();

蓝灵雨看到这则消息,打电话问沈蔓歌是怎么回事,沈蔓歌说不用管它,显得特别淡定。

沈梓安看着叶南弦如此做法,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也多少有些安慰。

算这个男人还有点良心,知道为妈咪说话,否则他绝对饶不了他。

外面舆论纷纷,沈蔓歌却把自己关在家里专心养病。

周二的时候,快递送来了很多花,差点把沈蔓歌的家门口给填满了,对方说是叶总送的,祝她早日康复。

沈蔓歌觉得特别讽刺。

结婚三年,她从没收到叶南弦的任何礼物,更别提是花了,如今居然像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似的,送来了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可惜却再也打动不了沈蔓歌的心了。

沈梓安看到这些花的时候微微皱眉。

“妈咪,有人要追你吗?我是不是要多个后爹了?”

“胡说八道什么。大人的事儿小孩子不要管,赶紧去做功课去。”

&nb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