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梓安忧不知道自己的这个电话给了叶南弦无数的敌意,他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手上拿着棒棒糖,笑着说:“妈咪,我现在在圣德堡孤儿院哦。记得我还没回过之前资助过一个孤儿吗?她就在这里。我今天和院长联系了,过来看了看,这边还不错的,干爹那边据说有投资,院长对我很好的。妈咪等你忙完了来接我好不好?”

“好。到时候通知我,我一定去接你。”

沈蔓歌笑着说着。

叶南弦的脸色更难看了。

还要去接他?

对方这是要来海城?

他可得回去好好查查。

沈蔓歌挂了电话之后,一抬头看到叶南弦还在,不由得有些皱眉。

“你怎么还没走?”

刚才沈蔓歌打电话的时候柔情万丈的,现在对待他就一副很不待见的样子,叶南弦顿时心里不平衡了。s3();

“谁要来海城?不如我替你去接他?”

沈蔓歌多少有些摸不清他什么意思,不过却淡淡的说:“我的事儿就不牢叶总费心了,叶总还是赶紧走吧,被我朋友看见可别引起误会来,我可解释不清。”

叶南弦的脸色有些难看,不过也没说什么,有点气呼呼的走了。

沈蔓歌很少看到叶南弦生气,现在居然觉得有些新奇。她打开手机查看了一下沈梓安的位置,决定给自己入手一辆车代步了。

叶南弦离开沈蔓歌的住处之后,心里郁堵的厉害,正好楚梦溪打电话过来,问他要不要回来吃饭,叶南弦十分不耐烦的说:“今天有事儿要忙,不用等我吃饭了。”

挂断电话之后,叶南弦看了看沈蔓歌的房子,不由自主的去了附近的超市,买了几样蔬菜和鱼肉回来,再次敲响了沈蔓歌的家门。

沈蔓歌见到他重新站在自己面前,手里还拎着这些东西,一时间有些皱眉。

“叶总,请问你到底要干什么?”

“你病了,也没个人照顾,我给你做点吃的再走。”

说完,叶南弦打算进去,却被沈蔓歌堵在了门外。

“谢谢,但是我和叶总之间貌似没有这么亲密的关系。再不济,我还可以叫外卖。”

“外卖不营养,你还病着,作为合作公司的总裁,我得关心好你这个下属。”

叶南弦说完,不由分说的挤了进去。

沈蔓歌从来不知道叶南弦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