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叶南方被沈蔓歌的这句话给问住了,不过很快的说:“我哥当然有办法的。他可是叶南弦。”

“是啊,他是叶南弦!”

沈蔓歌笑了笑,只不过那笑容让人觉得意味深长的,更是让叶南方觉得有些不妙。

“嫂子,你……”

“你如果还把我当嫂子,就闭嘴,也不要阻止我,更不要通知你哥。我现在就去地下室,你有意见吗?当然,如果你非要通知你哥的话,我也没办法,毕竟你们兄弟情深,我也只不过是一个外人罢了。”

沈蔓歌这话一出,叶南方还怎么继续拦着?

他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知道有些不妙,却也没有在多加阻拦,眼睁睁的看着沈蔓歌朝地下室走去。

叶南方给叶南弦发了一条短信,告诉他沈蔓歌下去了,可惜的是,叶南弦的手机放在车上,压根没看到这条消息。

沈蔓歌顺着地下室的甬道走进来的时候,身边的人想要打招呼,却被沈蔓歌给阻止了。

毕竟叶南弦给了沈蔓歌这个特权,以至于叶家上下都知道沈蔓歌是叶南弦心尖上的宝儿。s3();

况且叶南弦也没有特别交代不能让沈蔓歌进来这件事儿,所以沈蔓歌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进来了。

叶南弦背对着沈蔓歌,自然是没看到她的到来,而钟素雪现在被人拷在那里,更是看不清来人是谁,因为沈蔓歌将自己置身于黑暗之中。

“说说吧,对叶家的觊觎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叶家的金库你又是从谁的嘴里知道的?张妈?是张妈告诉你的是不是?还是另有其人?”

叶南弦的问题让钟素雪多少有些微冷。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是么?那你听听这个。”

说着,叶南弦把钟素雪和余薇薇的对话给放了出来。

钟素雪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余薇薇这个笨蛋,是她出卖了我?”

“她如果真的把你出卖了,我也不至于才找到你的下落。钟素雪,我不得不说,你很聪明,懂得李彤余薇薇对我妻子和叶家下手,可惜了,你终究是棋差一招。”

叶南弦冷冷的说着。

他看着眼前的女人,已经五十多岁了,但是脸上却没有岁月留下来的痕迹。

这个女人太过于心狠,他还能依稀记得楚梦溪在监狱的时候,她差点要了楚梦溪的命。

想到这里,叶南弦就不寒而栗。

“当年,你为了封住楚梦溪的口,居然不惜对她下毒,差点让她死在监狱里。我不得不说,你确实是个狠角色,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可以牺牲的人,也确实让我不得不刮目相看。”

叶南弦的话让钟素雪的表情愈发的阴冷了。

“楚梦溪就是个笨蛋!她怀上了叶家的孩子,居然还能竹篮打水一场空。五年了,她都坐不上叶家少夫人的位置,都不知道叶家的金库在什么地方,她有什么用?”

“可是她是你的女儿!”

“一个女儿罢了!终究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如果她心理有我这个母亲,有我们楚家,她早就对你下手了,哪里轮得到你现在和沈蔓歌那个小贱人卿卿我我的。”

钟素雪如此恶毒

的话让叶南弦简直大开眼界。

“你果然心狠。”

“那也比不上你!”

钟素雪冷笑着说:“如果我猜的不错,你女儿沈落落压根没有被人绑架吧?或者说,她就在叶家!是被你藏起来了!可怜的沈蔓歌,居然还真的以为自己的女儿被人绑架了,担心受怕的,甚至不顾一切的去霍家闹。如果不是她去霍家闹,引得霍家和余薇薇不安,余薇薇怎么可能联系我?她如果不联系我,你有怎么可能知道我的下落?叶南弦,咱么两个半斤对八两,谁也别说谁狠。只不过我很好奇,如果沈蔓歌知道这一切都是你做的局,拿她女儿的安危做诱饵的时候,她会是什么样的心态?”

沈蔓歌在暗处听得一清二楚的,整个人如坠冰窖一板。

虽然有些疑惑,但是没想到钟素雪说的这么仔细,如今想来,从沈落落被绑架开始,一切都是叶南弦在说,是宋涛他们在配合,他们没有报警,甚至任由着她猜测霍家,而且不管不顾的跑去霍家胡闹。

难道一切真的像钟素雪所说的这样?

沈蔓歌只觉得四肢发冷,手脚发软。

叶南弦却一把掐住了钟素雪的脖子说:“你知道什么?你就是一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留着你在外面一直对蔓歌和叶家虎视眈眈的,我只能先把你找出来。我和你不一样,落落是我的心头肉,我是不会让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的。”

“哈哈哈,说的好听,结果还不是一样?你为什么不和沈蔓歌提前说明白?你就是利用她。利用她对孩子的爱,利用他的不顾一切,利用她的引蛇出洞。叶南弦,你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说什么你深爱着沈蔓歌,其实你最在乎的还是你们叶家的金库,还是你们叶家对不对?不然你和沈蔓歌结婚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从来不告诉她叶家金库的事情?”

钟素雪的句句质问都像是一把刀子似的刺在了沈蔓歌的心口上。s3();

她从不在乎叶家的财产,更不在乎叶家的金库,她唯一在乎的就是叶南弦的爱和孩子们的安危。

如今叶南弦居然利用了自己。

他居然在利用自己!

利用她对孩子们的爱,利用她对他的信任和感情来找到钟素雪。

虽然她也知道叶南弦这么做,能够很快的找到钟素雪,很快的洗刷掉自己的冤屈,但是这种感觉就是让她承受不住。

沈蔓歌看着叶南弦那高大的背影,第一次觉得特别陌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