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看着手里的药物,眉头紧锁,快速的注射进了点滴瓶里,在转头看向沈蔓歌的那一瞬间,白梓潼的脸色再次温和的如沐春风一般。

“一会扎针的时候可能有点疼,你忍着点。”

白梓潼给人的感觉就是那种让人十分舒服的感觉,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不过沈蔓歌觉得和她相处真的很舒服,很自在。

“没事儿,我没那么娇贵。”

“对啊,白医生,你使劲扎她,她没那么娇贵。”

蓝灵儿调皮的说着,却引来沈蔓歌的打闹。

“你给我闭嘴!你信不信我揍你!不,我回头让宋涛没时间照顾你,哼。”

沈蔓歌说出宋涛的时候,蓝灵儿的脸色有些绯红。

“不带你这样的,你这叫假公济私,小心我让宋涛辞职,不管你家这些破事了。”

“哎呦喂,现在你说话那么好使了?你让宋涛来和我辞职看看。”s3();

沈蔓歌调侃着蓝灵儿,弄得蓝灵儿满脸通红。

“你还真别刺激我,我告诉你,现在我也就看叶总不在,等他回来了,你看我让不让宋涛伺候你们两口子了。”

蓝灵儿冷哼一声,下巴高高抬起,那不可一世的样子让沈蔓歌不由得笑了起来。

见沈蔓歌的心情还不错,白梓潼暗自松了一口气,然后笑着说:“叶太太,你是先去卫生间收拾一下?还是等我扎上阵以后我陪你去?”

这话让沈蔓歌再次尴尬了。

她差点忘记了,自己身下的尴尬事儿。

“我挺不好意思的。”

她的脸色有些绯红。

“没事儿,我们都是女人,都理解的。”

白梓潼笑了笑,蓝灵儿顿时明白了。

“我去,你漏了呀!”

“你还说。”

沈蔓歌真觉得自己该找个东西把蓝灵儿那张嘴巴给赌上去。

白梓潼笑着说:“没事儿,这都是正常反应,不用在意那么多,我看让蓝小姐扶着你去卫生间处理一下吧,这里交给我。”

“那怎么好意思呢?等我一会自己来吧。”

沈蔓歌怎么可能让白梓潼动手?

白梓潼却笑着说:“没事儿,以后大家是朋友了,你们也别和我见外了,直接叫我名字就好,我和你们也查不了多大。”

听白梓潼这么说,沈蔓歌和蓝灵儿自然是开心的。

最终,沈蔓歌佑不过蓝灵儿,被她搀扶着去了卫生间。

白梓潼掀开被子之后,看着被子上暗红色的血液颜色,眉头再次皱在了一起。

她趁着沈蔓歌不注意,快速的采集了一些血液收集了起来,这才将床单换下,铺上了新的床单。

沈蔓歌和蓝灵儿回来的时候,沈蔓歌的脸色再次苍白了几分。

只是去个卫生间,她好像就流失了很多的气血,这让白梓潼隐隐的有些担心。

“快躺着,这两天是最多的时候,你可不能过度操劳了。蓝小姐,不必要的人和事儿就不要惊动叶太太了。”

白梓潼的话蓝灵儿顿时就明白了。

“知道了,现在估计能够惊动她的只有他们家叶总了。”

沈蔓歌被调侃的有些脸红。

“你还说。”

她白了蓝灵儿一眼,然后看向白梓潼说:“我叫你梓潼,你也别叫我叶太太了,直接叫我蔓歌就好。”

&n

bsp;“好!”

白梓潼从善如流,十分好说话。

她给沈蔓歌挂上了点滴,然后笑着说:“你们先聊着,我下去和沈妈妈说说,看看给你改善个药膳。你这身体光靠药物调养不行的。”

“我这就是气血两虚吗?我小月子做的挺好的。”

沈蔓歌多少有些不安。

白梓潼笑着说:“你小月子做的挺好的是没错,但是你流产的时候伤了根本。我听苏南回来说过了,张妈确实可恶,而且说句不好听的,你没听医生的话对不对?”

“什么?”

沈蔓歌有些不太明白。

白梓潼沉思了一下说:“你和叶总没能忍得住,过了夫妻生活对不对?”

“这个有影响吗?”

沈蔓歌连忙低下了头,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s3();

“哎呦喂,刚才谁说自己不饥渴来着?这怎么着?被人当中打脸了吧?”

蓝灵儿还在幸灾乐祸,就被沈蔓歌给拧了一把。

“哎呦!疼!沈蔓歌,你玩阴的!自己做过了还不允许别人说啊?”

“我就不信你和宋涛没有过!”

沈蔓歌气死了。

这个蓝灵儿今天是专门过来和她作对的吗?

白梓潼见她们这样打闹,不由得笑着说:“有蓝小姐在,我不担心你的心情会不好了。”

“她只会气我!”

沈蔓歌自然知道白梓潼的意思,不过还是有些不能让蓝灵儿得意洋洋。

“梓潼,你说我做夫妻生活所以才这样的么?”

沈蔓歌多少也听出了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