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蔓歌,我真的……”

“那我直接去找苏南。”

沈蔓歌见白梓潼现在吞吞吐吐的样子,起身就要离开,却被白梓潼给拽住了。

“你别去。”

“你也是女人,梓潼,你应该知道,我看到这些的时候心情是怎么样的。我不想多说什么,我这个人没什么优点,唯一的优点就是太执着。所以你不告诉我可以,希望你也别拦着我去寻找我想要寻找的真相。”

沈蔓歌说的不紧不慢的,却让白梓潼无言以对。

“我确实不知道他在哪里,因为这个地方只有苏南一个人知道,但是我可以和你保证,叶总真的额没有任何的生命危险,你相信我好不好?”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我谁都不信,我只信我自己眼睛看到的,除非你们带我去。”

沈蔓歌的话让白梓潼顿时沉默下来。

“两天也等不了吗?”s3();

“两个小时我都觉得难熬,你说呢?”

沈蔓歌丝毫不掩饰自己现在的着急。

白梓潼看着她,终究是叹了一口气说:“我可以答应你,把苏南叫进来,你有什么问题可以问他,但是你的答应我,不能情绪激动。你该知道的,你的身体状况不太好,你不能激动过甚,我们瞒着你也是为了你好,更是为了叶总好。但是你说的也对,他是你的丈夫,你有权利知道一切。只希望你能够坚强。如果因为这件事儿让你的身体出现任何的波动,我说实话,我真的额没有太多的把握能够控制住你的病情。”

“我明白,我也理解,不管发生什么样的后果,我都不会怪你,我也无怨无悔。我现在只想知道他的事情,其他的我什么都不在乎。”

沈蔓歌的决绝让白梓潼有些哽咽。

“你坐下来,我给苏南打电话。”

最终,他还是妥协了,不过白梓潼的心情十分沉重。

终究他们还是没能瞒到最后,也不知道沈蔓歌到底从什么地方得到的视频。

苏南接到白梓潼电话额时候正在看研究数据,听到白梓潼让他过来一趟,也不觉有什么。

“什么事儿了?回家不能说么?”

苏南推开办公室的门,看到沈蔓歌的时候楞了一下。

“叶太太?你怎么在这里啊?”

沈蔓歌看着眼前的苏南,想着宋文琦说的话,她怎么都不敢相信这样的人会是控制叶南弦的人。

他们之间应该是有误会的吧?

见沈蔓歌不说话,而是意味深长的看着自己,苏南多少有些发蒙,不由得吧眼神投向了白梓潼询问怎么回事。

白梓潼咳嗽了一声说:“蔓歌都知道了,你和她说说吧。”

“说什么?”

苏南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沈蔓歌已经从苏南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些东西,如今见他这样,吧手机视频往他面前一推,低声说:“我要知道他在哪里,而且我要马上见到他。”

她说的十分霸气,却让苏南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

“这是什么东西?和我有什么关系?叶太太,叶少出什

么事儿了吗?”

苏南的镇定真的有些出乎沈蔓歌的意料之外。

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冷冷的说:“苏少,我看在你和我丈夫是兄弟的份上,我好心好意的问你,我也觉得你应该不会对他做什么不好的事情,这里面可能有误会是我不知道的。但是如果你真的非要这样继续瞒我到底的话,我不介意亲自去调查他的去向。我既然能够拿到这个视频,自然有办法知道准确的位置。我不是来听你给我说什么假话的,我只是想要立刻,马上见到我的丈夫!”

苏南见过形形色色的人,一直以为沈蔓歌就是个柔柔弱弱的女人,如今见她这样,不由得多看了她两眼。

“叶太太,你这算是威胁我吗?”

“你如果觉得是,那就是。”

沈蔓歌丝毫不退让。

苏南却笑着说:“凭你?你觉得你有什么可以威胁我的?”

“我是威胁不了你,但是如果我告诉你,我是暗夜的主母,我能不能拿这个威胁帝都那边的人?我知道苏少和某特战区的司令关系很好,但是如果帝都下命令的话,恐怕不管是哪个特战区,也得给帝都那边面子吧?正好,我貌似认识墨少。”

沈蔓歌把自己的底牌亮了出来。

苏南整个人的脸色有些难看。s3();

墨池的身份苏南最清楚,别说特战区的湛翊了,估计谁都得给墨池面子,况且沈蔓歌居然是暗夜的主母?

这一点是苏南万万没想到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