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蔓歌不由自主的想着,心思也飘出去很远。

她想到了自己看到叶南弦痛苦挣扎的样子,想到苏南说他最好可以在观察两天的时候,心是疼的。

杨帆趁着沈蔓歌没关注自己的时候,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他知道自己应该尽快的收敛好自己的情绪,眼前的人不是自己可以肖想的。

车子在高速上飞驰着。

沈蔓歌和杨帆各怀心思,却又没有任何交谈。

车子很快的到达了机场。

沈蔓歌迫不及待的下车,对杨帆说:“你先去停车,我先进大厅。”

“主母,不,这边人多,我还是叫你太太吧。太太,这里人员复杂,你还是等我停好车子之后和你一起进去吧。”

杨帆十分在乎沈蔓歌的安全问题。s3();

“不用了,我能自保,况且这里人很多,不会有事的,你快去快回,我在三号口等你。”

见沈蔓歌这么说了,杨帆也不便争执,不过还是很快的去吧车子挺好。

沈蔓歌快速的下了车,然后第一时间去了叶南弦即将出来的出站口。

形形色色的人太多,她的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盯着出口处,生怕遗漏了叶南弦的踪影。

叶南弦却没有从正常通道出来,而是利用关系走的绿色通道。

当他走出大厅的时候,一回头就看到沈蔓歌着急的等待着。

她翘着脚,不停地往里面张望着,那种着急担忧的神色,让叶南弦连日来的疲惫一扫而空。

他快速的走了过去,并且从身后抱住了沈蔓歌。

“谁?”

沈蔓歌下意识地一个过肩摔,却没有将对方甩过去,不由得有些懊恼,刚要进行下一个动作的时候,就听到叶南弦说:“你现在真是越来越强悍了,一见面就要摔了我?”

熟悉的声音让沈蔓歌微微一愣,随即快速的回头,就看到那张熟悉无比的脸出现在自己面前。

他瘦了!

瘦了好多!

比屏幕上看到的要瘦的多了。

那双好看的丹凤眼都凹陷进去了,胡渣子都出来了,却丝毫没有有损他的俊美。

沈蔓歌的鼻子突然一酸,眼眶顿时红了。

“你回来了?”

“怎么哭了?”

叶南弦突然就有些慌了神了。

“我和你开玩笑的,你不强悍,一点都不。”

他有些手忙脚乱的想要给沈蔓歌擦干眼泪,沈蔓歌却一把抱住了他的腰围,将脑袋埋进了他的胸口,一股温热的液体渗透过他的衬衣,直接灼伤着他的肌肤。

“我想死你了。”

沈蔓歌不是一个矫情的人,如今在知道了叶南弦在外面经历的一切之后,自然更是心疼无比。

八天,对他们来说,简直就像是八年一样的漫长。

叶南弦甚至有点做梦的感觉。

他回来了!

他终于回来了!

带着健康的体魄回到了沈蔓歌的身边。

从此以后,他依然可以守护着她,保护着她。

“我回来了,我也想你。”

见沈蔓歌哭的像个泪人似的,叶南弦虽然心里感动,可更多的还是心疼。

一去

八天,音信全无,还真的委屈了这个妻子了。

沈蔓歌一时激动,怎么都止不住眼泪,不过在哭了一会之后,还是退出了叶南弦的怀抱,连忙查看他有没有受伤。

叶南弦自然是知道的,却不让她查看。

“我没事儿,哪儿都挺好的额,就是在外面吃不太习惯,受了点。回来你可得负责把我养胖一些才好。”

叶南弦的眼神烁烁,脸上带着笑容,谁能看得出来这八天来他受到了怎么样的非人折磨?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沈蔓歌或许真的会信了叶南弦那句我很好的话,可是现在她只觉得满肚子的酸楚和心疼。

“咱们回家。”

“好,回家!”

叶南弦牵住了沈蔓歌的手。

再一次和她十指相扣,叶南弦恍如隔世。

真的害怕这辈子再也没有机会和沈蔓歌这样走在一起了,好在老天爷怜悯,他撑过来了。s3();

杨帆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叶南弦和沈蔓歌情意绵绵的往外走,不由得收敛了一下眉眼。

“叶总,太太,我去开车。”

“辛苦了。”

叶南弦淡笑着,现在感觉谁都那么的可爱,一切都那么的美好。

他算是重生了。

沈蔓歌一直没有问什么,任由着叶南弦牵着自己。

她的手心有些粗粝,可能是这八天来抓铁床抓的,也可能是毒瘾发作的时候,自己伤的。虽然叶南弦隐藏的很好,但是沈蔓歌还是察觉到了他身上的伤口。

沈蔓歌的心在难受着,滴血着,却什么都没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