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蔓歌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昏暗的房间里。

她活动了一下,才发现自己手脚被绑,完全被扔在了沙发上。

左右看了看,这里应该是个包间,类似于会所的一种,只不过这里的装修比较奢华,如今是晚上,也没有灯光射进来,让她看不太清楚。

会所?

难道是皇冠会所?

她并没有离开皇冠会所?

沈蔓歌这样猜测着,却动弹不得。

她挣扎了一下,发现自己浑身都麻掉了。

被绑架的戏码以前也发生过,所以她现在也没有那么慌乱,反而让自己冷静下来。

对方是谁?s3();

为什么要绑架她?

是钟素雪么?

如果是她的话,王军已经被叶南方控制起来了,还有谁会和钟素雪联系,给她卖命呢?

沈蔓歌的脑子不断的思索着,却觉得什么方向都没有。

身下的卫生巾快要透了。

沈蔓歌从没想到自己会遇到这么尴尬的问题。

不管对方是谁,她现在的特殊时期被绑架,真的太特么的操蛋了。

她不敢动,生怕自己一动下面的量会更大,到时候湿了自己的裤子,丢人可就丢大发了。

但是她又不能不动。如果不动,如何自救?

权衡再三,沈蔓歌还是动了动,虽然挣扎不开,但是好歹是坐起来了。

她很渴,渴的嗓子眼都快冒烟了,但是口里被塞了毛巾,她发不出任何的声响。

外面纸醉沉迷,歌舞升平的,谁能想到一个小小的包间里居然还捆绑着她这么一个女人。

沈蔓歌努力的想要站起来,可惜都没有成功,反倒是让自己觉得最不愿发生的事情发生了。

她的裤子有了一丝凉意。

终究还是丢人了。

沈蔓歌郁闷不已,只能安静下来,蓄势待发。

绑架她的人总会过来的把。

而且宋涛他们一定也发现她不见了,这个时候估计整个海城的寻找自己。

她只要等待就好了。

沈蔓歌本身身体就有些虚弱,经过这一番折腾下来,更是大汗淋漓,疲惫到了极点。

她靠在沙发上喘息着,感觉一阵阵的眩晕。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心理作用,她觉得肚子隐隐作痛,下面的流量好像更多了。

沈蔓歌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她被尿憋醒了。

如果说下身的污秽可以忍受的话,那么她总不能在沙发上解决生理需要吧?

沈蔓歌开始着急起来了。

这里的时间她不清楚,也不知道自己迷迷糊糊睡了多久,只是这么长时间了居然没有人来过问自己,反倒是让沈蔓歌有些纳闷。

沈蔓歌再次挣扎着起身,实在起不来的情况下,她只好就地一滚,直接滚在了地板上,然后一咬牙,再次以这种方式滚去了卫生间的方向。

她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这样的狼狈。

了卫生间门口,沈蔓歌已经大汗淋漓,但是她已经顾不得了。

利用紧紧能动的一点空间,沈蔓歌解开了自己的裤子开始方便。

她发现卫生间里面有卫生纸和卫生棉,不由得欣喜了一番。

平时最容易的动作,现在做起来简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在她最终还是成功了。

只不过裤子已经脏了,身上也湿透了。

沈蔓歌现在狼狈的就像是一个乞丐,但是她什么也顾不得了。

她再次滚到了房门口,开始用脑袋不断的撞击着房门,希望可以引起外面人的注意。

可惜不知道是这里离外面太远,还是被人彻底的隔离开来,沈蔓歌撞了很久都没有任何的消息,反倒是她眼冒金光,整个人快晕过去了。

为了保存体力,她只能暂时停下了。

沈蔓歌好像被人遗忘了一般,睡睡醒醒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知道外面喧闹的声音没有了,陷入了安静,然后再次喧闹,再次安静。

这期间居然没有一个人来看她,甚至没有一个人给她送吃的喝的。s3();

沈蔓歌饿的快要晕过去了,要不是求生的意愿强烈,她真的额可能坚持不下去。

房间里有水,有面包,但是她被绑着,想要做到吃吃喝喝还真的不容易,每一次她都把自己弄得十分狼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