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听到沈蔓歌提到叶南弦,蓝灵儿就一肚子的火气。

“什么叶南弦?哪里有叶南弦的影子?蔓歌,我不是说话刺激你,真的,叶南弦简直太不地道了。宋涛不知道打了多少个电话,但是他的电话就是打不通。现在你都这样了,他连个影子都没有。宋涛也给他发短信留言了,可是都是石沉大海。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换了电话号码了。”

听到蓝灵儿这么说,沈蔓歌直接楞了一下,说不上来为什么,心口微微的有些刺痛。

“不是南弦救了我?”

“当然不是!”

蓝灵儿看着沈蔓歌,叹了一口气说:“是宋文棋救得你。你都不知道,他当时疯了似的抱着你来医院,浑身都是你的血,把我们都给吓坏了。而宋文棋还在这里陪了你一天一夜,刚回去不久。昨天晚上你在重症监护室,钟素雪扮成护士的样子来刺杀你,也是被宋文棋给挡下了,还替你挨了一匕首,肩膀差点废掉了。回头你可得好好感谢感谢人家。”

蓝灵儿一边说着,一边拿着毛巾给沈蔓歌擦脸。

沈蔓歌整个人楞了一下,她怎么也没想到是宋文棋救得自己。

现在想想,自己当时可能太思念叶南弦了,以至于她以为来救自己的人是叶南弦。

不过叶南弦为什么联系不上呢?s3();

沈蔓歌隐隐的有些不安。

“南弦一直没回消息吗?”

“没有,如果会一条消息,我都不这么气愤的。你说作为你的丈夫,最需要他的时候却人间蒸发了,这都什么事儿啊。”

蓝灵儿越说越生气,更替沈蔓歌不值。

沈蔓歌却挣扎着想要起来。

“你干嘛?蔓歌,你知不知道,这次你都差点没命了!白医生说,如果弄不好,你的子宫就包不住了你知道吗?要不是宋文棋救了你,我都不敢想想,你现在会是什么样子。你光手术就做了14个小时,你现在要干什么?”

蓝灵儿直接阻止了沈蔓歌。

沈蔓歌不知道自己会这么危险,不过她低声说:“我要给南弦打电话。”

“他电话打不通的!”

“那我也要打。南弦不是无情无义的人,更不会在这个时候扔下我和孩子们不管的。他走了多少天了?除了给你的那一通电话之后,你们还有谁联系上他了?我现在就怕南弦出事儿了!”

这才是沈蔓歌担心的。

她想起了自己迷迷糊糊做的那个梦。

虽然不知道代表着什么意思,可是她总觉得不安。

蓝灵儿见她这个时候还在担心着叶南弦,不由得生气的说:“你是不是心理只有那个男人啊?他能出什么事儿?蔓歌,你想想,他是当兵出身,他的身手谁能对付得了?而且他如果真的出事,会给我打电话吗?要我说,他就是有事儿瞒着你,现在不知道在哪儿开心快活呢。”

“不会的,南弦不是那样的人!”

沈蔓歌还要挣扎,蓝灵儿实在不忍心,只好屈服。

“好好好,你说的都对,你家的叶南弦不是那么无情无义的人行了吧?你不就是想要电话吗?我给你拿,不过我告诉你,就算你要给他打电话,也得白医生给你检查过身体,允许了才可以。”

“灵儿!”

“没得商量!”

蓝灵儿直接回绝了沈蔓歌的请求。

见她这样坚持,沈蔓歌也不好过分强求,不过心里的不安却越来越浓。

白梓潼很快的赶了过来,看到沈蔓歌清醒之后,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你总算是醒了,你知不知道,我都快被你吓死了。”

白梓潼的担忧是那样的明显。

沈蔓歌笑了笑说:“我这不是没事儿吗?”

“没事儿?你知不知道,你如果再晚来半小时,我就是大罗神仙都救不了你。我和你说过,你的身体特别虚弱,你不能出任何事情,你说你,干嘛非要跑出去?”

白梓潼倒不是责备沈蔓歌,就是有些心疼和后怕。

沈蔓歌知道她担心自己,笑着说:“不会有下次了。”

“你还想有下次?我告诉你,住在这里我说了算,没我的命令,你哪里都不许去。”

白梓潼现在十分霸道,看的沈蔓歌心理热乎乎的。

先前还觉得白梓潼对自己另有所图,现在觉得可能是自己太小人之心了。s3();

“好,都听你的。”

白梓潼见沈蔓歌如此配合,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连忙给她检查身体。

好在沈蔓歌的血止住了,子宫暂时虽然还在危险期,不过也稳定了许多。

她低声说:“这几天不要下床走动,要做什么让特护去做,注意下面的卫生,如果有什么异常的,一定要及时告诉我,这个异常包括突然间血量增大,肚子疼什么的,知道吗?”

“知道了。”

沈蔓歌像个乖宝宝似的,什么都应承着。

见她这样,白梓潼也不好再责备什么了。

“好了,你好好休息,有什么事儿找我就好,这段时间我会住在医院里,全程为你保驾护航。”

“谢谢你,梓潼。”

沈蔓歌由衷的说着,却让白梓潼有些汗颜。

“休息吧。”

她没办法看到沈蔓歌那双信任的眸子,快速的离开了病房。

沈蔓歌见她离开,连忙对蓝灵儿说:“你听到了,梓潼说我没事儿了,所以把我电话给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