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叶太太!”

特护吓得脸都白了,连忙上前去搀扶着。

沈蔓歌生怕自己的时间太慢,叶南弦那边挂断,也顾不得自己现在的样子,快速的在特护的搀扶下站了起来说:“我去卫生间。”

“我陪你。”

“不用,你别进来,也别说话。”

沈蔓歌说完就快速的去了卫生间。

当她划开视频的时候,整个人显得有些气喘吁吁的。

“怎么了?”

叶南弦五天没见到自己的妻子,现在看到沈蔓歌的脸,突然想念的更甚了。

“没什么,在上卫生间呢。”s3();

沈蔓歌努力的让自己的声音平缓下来,不过手心已经渗出了汗水,膝盖处更是隐隐作痛。

看来刚才摔得那一绞不轻。

叶南弦看到沈蔓歌瘦了,眼眶都凹陷下去了,不免问了一句,“我不在家你是不是都没有好好吃饭?怎么我看你的脸都瘦了?”

“是啊,你走了之后就没有电话了,也打不通,我都不知道你怎么样了,自然是会瘦的。”

沈蔓歌的话让叶南弦微微一愣。

“你给我打过电话?”

“打过啊,怎么了?”

沈蔓歌觉得叶南弦这话问的有些奇怪,不过还是回答了一声。

叶南弦没说什么,笑着说:“可能我没看到,最近太忙了,都没时间看手机。”

“你……”

沈蔓歌原本想问,你在忙什么,不过临时改了口。

“你什么时候回来?”

“再有三天吧,三天之后我就回去。”

叶南弦的话让沈蔓歌微微点头。

“你也瘦了。”

“还好,外面的饮食不太习惯,我想念你做的饭菜了。”

“等你回来,我做给你吃。”

沈蔓歌淡淡的笑着,笑容里都是包容。

“好。”

叶南弦觉得这样的沈蔓歌真美,美的让他窒息。如果能够在他身边就好了。

“对了,这不是咱家的卫生间,你出去了?”

“嗯,出来逛逛。”

沈蔓歌点了点头。

“最近有没有什么事儿发生?”

“还好,一切都挺好的。”

沈蔓歌没有说自己的情况。

虽然叶南弦什么也没说,但是沈蔓歌看到了叶南弦眼底的黑眼圈,以及那消瘦的下巴。

他在外面做什么?

怎么瘦成这样?

是不是也承受着和自己一样的病痛?

还是说外面发生了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

这些问题一股脑的在沈蔓歌的脑海中徘徊着。

她多想仔仔细细的询问个清楚,可是现在能够见到叶南弦这么平和的和自己说话,看到他眼底对自己的深刻爱恋,沈蔓歌突然什么都不想问了。

夫妻之间最关键的就是信任。

既然叶南弦不告诉自己,应该有不告诉自己的理由。只要他心里还有自己,还有这个家,没有什么是两个人坐下来不能说的。

现在叶南弦身处异地,不管是他的情况还是自己的情况,多说无益,远水救不了近渴,只能让彼此更加担心,还不如不说。

/>

他不是说了吗?

还有三天就回来了!

她等他三天又如何!

“等你回来,我去接你。”

沈蔓歌淡笑着,那笑容让叶南弦愈发的想家了。

“好,回头我给你班机时间。”

“嗯!”

“蔓歌。”

“嗯?”

“我想你了。”

s3();

叶南弦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沈蔓歌突然觉得鼻子酸酸的。

这些日子以来的委屈全部冒了上来,让她忍不住的插电脱口而出。

如果可以在叶南弦的怀里靠着,她怎么会不乐意?

可所有的话语到了嘴边,硬生生的让她给咽下了。

她比任何人都相信叶南弦不是那种薄情寡义的人,也知道他离开海城,现在不和任何人联系或许有自己的苦衷。

沈蔓歌不想为难叶南弦,只能暂时委屈自己。

“我也想你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