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梓潼和苏南正在办公室里面争吵。

“不行,说什么都要把叶南弦叫回来!”

这是白梓潼的意思,也是她强烈的态度。

苏南却坚定地说:“不可能,你和我都知道,叶南弦现在如果回来意味着什么。”

“可是沈蔓歌这个样子,睡都不能保证她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如果她真的熬不过去,难道你忍心让她最后都见不到自己的丈夫么?苏南,你可以为了你的兄弟着想,但是你也是一名医生。你好好想想,如果今天躺在病床上的人是我,如果没有人告诉你我的病情,等你回来的时候,看到的是我的尸体,或者说是我病入膏肓的样子,你会怎么样?”

白梓潼的比喻让苏南很不舒服。

“你不会的!”

“我也是人!我还是女人!”

“梓潼,你我都是医生,而且医术精湛,我知道你在女人这方面更是各种好手,我知道,别人解决不了的疑难杂症,你可以的。只要熬过这三天,三天过了,不管沈蔓歌什么样子,我都会通知南弦回来的,行不行?”

苏南的话让白梓潼有些无力了。s3();

“如果沈蔓歌熬不过三天呢?”

苏南微微一愣。

“你不是说她手术很成功吗?”

“是啊,手术很成功,可是她的身子更差了,而且子宫受损,这次过后会不会引发大出血,都是未知数,我只是暂时替她止住了血,后面会怎么样,我也不清楚的。你我都是医生,手术后会发生什么积极情况你我都清楚。现在你和我都明白,最好的法子就是让叶南弦回来,守着沈蔓歌,或许,或许……”

下面的话白梓潼没有说出来,但是苏南是明白的。

他不是没有恻隐之心,可是他依然坚持着自己的坚持。

“我说过了,三天!只要过了最后这三天,我会让南弦回来的。我知道你心理难受,你也心疼着沈蔓歌,但是南弦在哪里只有我知道。你如果想让外面的那些人把你丈夫给围攻的话,你就去和她们说,我知道叶南弦在哪里。”

苏南说完转身就走。

白梓潼气的咬住了下唇,却也知道自己是没办法看着苏南被霍家,叶家和宋家联合围攻的。

原来自私的人不单单是苏南,还有她。

人只有动到了自己最在乎的人,才会真的知道有些操守是真的坚持不住的。

白梓潼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心里各种难受着。

宋文棋跑来的时候,就看到苏南脸色不好的离开了办公室,却来不及多想,直接敲响了白梓潼的门。

“白医生,不好了,蔓歌的状态不太好,你快去看看吧!”

宋文棋的声音都变了强调了。

白梓潼连忙起身,快速的朝着重症监护室跑去。

当她来到了监护室以后,看到蓝灵儿慌乱无措的表情,连忙查看了沈蔓歌的身体状况。

“血压太高,显然是情绪不太稳定,她得梦里出现了什么事儿在惊扰着他。不过还好,没有发烧。我给她打一针镇定,让她能够安睡,这晚上你们都惊醒一些,一定注意好她身边这些仪器上的数据,知道吗?”

白梓潼嘱咐着,连忙给沈蔓歌打了一阵镇定。

沈蔓歌慌乱不安的心在药物的刺激下慢慢的沉静下来。

看着沈蔓歌再次安静下来,宋文棋和蓝灵儿这才放下心

来。

“我就在外面,有什么事儿叫我。”

宋文棋的话让蓝灵儿点了点头。

刚才幸亏有宋文棋在,她那一瞬间真的慌了。

“好。”

白梓潼看着他们,终究是没说什么,抬脚走了出去。

夜色正浓,不管是蓝灵儿还是宋文棋,都没有心思吃东西,他们一里一外的看守着。

等到下半夜的时候,宋文棋有些困了。

他看了看周围,不远处有宋涛带来的保镖在,里面蓝灵儿为了怕自己睡着,拿了一个针头,不时地扎自己一下,以便让自己保持清醒。

宋文棋打了一个哈欠,想去卫生间抽根烟。

他站起身子,左右看了看,直接朝着卫生间走去。s3();

一个护士推着护士车朝着重症监护室走去。

宋文棋和她擦肩而过的时候微微皱眉,不由得问了一句。

“你这是给沈蔓歌的药?”

“是,白医生说叶太太身体太虚,需要加点药。”

护士低声说着。

宋文棋点了点头,觉得这护士的声音有些熟悉,不过却也没有多想。

“小心点,也轻一点,别惊醒了蔓歌。”

“好!”

护士推着护士车从他身边走过。

宋文棋进了卫生间上了一个厕所,拿出烟盒要抽的时候,突然想起了刚才那个护士。

怎么觉得那声音那么熟悉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