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么了?”

宋文棋现在是出气的冷静。

在看到沈蔓歌的时候,他浑身颤抖,在送沈蔓歌进手术室的时候,他更是六神无主,但是这一刻,他仿佛恢复了所有的冷静,冷的想一块冰似的。

霍震霆微微一顿,说道:“余薇薇跑了。”

“霍家那么多高手,居然会让一个女人跑了,而且沈蔓歌还是在霍家的会所里找到的,霍少,你要说霍家和这件事儿一点关系都没有,你觉得我会信?”

宋文棋这话很有针对性,甚至带着一丝火药味了。

苏南连忙开口,“这件事儿可能另有隐情,霍家不管怎么说,和沈蔓歌之间的关系也不会这样做的。”

“那可说不定,先前霍家老太太怎么对沈蔓歌的,大家都有目共睹。现在出现这样的事儿,和你们霍家说没关系,我不信。我今天就把话撂在这里,沈蔓歌没事儿还好,沈蔓歌要是有什么事儿,我会让所有的人不得安生!不信大家就走着瞧!”

宋文棋的话让所有的人顿了一下。

宋涛更是眉头紧皱,觉得宋文棋说这种话有些不太好。s3();

“宋少,太太是我们叶家的人,宋少对我们叶家有恩,我自然会冰糕老太太,叶家会记着宋家的恩情。只不过这以后的事儿还请宋少回避一些。”

“回避?你们凭什么让我回避?人是你们叶家找到的?你们也知道她是你们叶家的太太是么?可是你们弄丢了她!如今四天了,她经历了什么,你们谁知道?你家叶总人呢?人呢?”

宋文棋一说到这里就火冒三丈的。

如果是别人也就罢了,偏偏沈蔓歌最在乎的叶南弦,直到现在还不在这里,甚至没有任何的消息传来。

他是死人么?

自己的妻子被绑架了四天,他就不相信没有人通知他。

既然通知了,为什么人不在?

为什么什么消息都没有?

什么深爱一生,什么一辈子都不会让沈蔓歌受苦了,这都是些屁话!

宋文棋只看到沈蔓歌一个人孤单的躺在地板上,像被全世界遗弃了一般。

那种绝望,那种孤独,谁能体会?

在沈蔓歌最需要叶南弦的时候,他在哪里?

宋文棋的问题问的宋涛哑口无言的。

蓝灵儿现在也不为叶南弦说话了。

她也期待了四天,希望叶南弦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希望叶南弦能够找到沈蔓歌,能够把沈蔓歌带回来了。

可是现在依然没有叶南弦的任何消息,带沈蔓歌回来的反而是宋文棋这个人渣。

苏南见宋文棋这样咄咄逼人,不由得说道:“南弦不是你说的那种无情无义的人,他一定是被什么事情绊住了,回不来,况且很有可能他并不知道沈蔓歌被绑架这件事儿,所以宋少,还请口下留情。”

“口下留情?你苏医生的医术我是佩服的,但是我也知道你和叶南弦的关系,现在你为他说话我不怪你,但是你也别想着来管我的事情,我还是那句话,从现在开始,沈蔓歌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以后她的一切我接手了!既然叶家那么没用,保护不了自己的妻子,那么从现在开始,换我宋文棋来!”

宋文棋如此的说法,完全没有了任何顾虑。

&n

bsp;以前他是为了沈蔓歌着想,看着沈蔓歌喜欢叶南弦喜欢的不要不要的,他自然会把自己心里的那份喜欢给隐藏下来。

但是现在他的退让,他的隐忍并没有换来沈蔓歌的平安和快乐,那么他还有什么可顾虑的。

“宋少,你这样说话,考虑过蔓歌的感受吗?”

叶老太太得到消息赶了过来,正好听到宋文棋这样的话,不由得开了口。

如果说别人会有什么看法的话,宋文棋是丝毫不在乎的,可是现在叶老太太说到了沈蔓歌的想法,宋文棋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

“叶老太太,你以为经过这件事儿,一个女人在最绝望的时候等待自己的丈夫来救援,却等不到的情况下,还会继续痴心一片的对你家儿子一往情深吗?”

宋文棋这句话倒是问的叶老太太哑口无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叶南弦去了哪里,她也是不清楚,也是联系不上的。

叶老太太身后的沈梓安钻了出来,看到宋文棋的时候,对着宋文棋深深地鞠了一个躬,说道:“宋叔叔,谢谢你救了我妈咪。”

从救回沈蔓歌开始,宋文棋就一肚子的火气没地方发,现在没想到被沈梓安这么一个小孩子给安抚了。

“没事儿。”s3();

他摸了摸沈梓安的脑袋,眼眶有些红润了。

沈梓安看着宋文棋身上的血液,多少有些害怕,却依然问道:“这是我妈咪的血么?”

“你妈咪会没事儿的。”

宋文棋第一次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一个小孩子。

这可是沈蔓歌的儿子啊!

沈梓安不在说话,静静地站在宋文棋的身边,看着手术室的灯一直亮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叶老太太还想说什么,终究是说不出口的,只能焦急的等待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