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蔓歌见霍震霆这样,也不忍心责备他什么,只是淡淡的说:“我相信这次的事情和霍家无关。不管怎么说,谁都可以害我,霍家不会。就算是老太太看我不顺眼,应该也不会眼看着我去死的,所以这件事儿确实有些蹊跷。我是在皇冠会所周围被挟持的,但是却到了霍家的会所,这里面有什么关系我现在还想不到。只能说你不要有那么大的心理负担,我现在身体虚弱,有些事情想不太清楚,等过几天我身体好一点了,我会和你一起调查的。”

霍震霆听到沈蔓歌这么说,顿时有些难受。

“霍家是真的对不起你。我没有能力阻止老太太对你做什么,更是没办法困住余薇薇,还让她逃了,现在你又成了这个样子,你放心好了,我已经派人去寻找落落的消息了,只要有任何消息,我都会……”

“落落没事儿了,她已经回家了。”

沈蔓歌没想到霍震霆还在担心着沈落落的事情。

当初叶南弦做出这个事情的时候,她却是伤心,不过现在也不想追究了。

霍震霆听到沈蔓歌这么说,不免有些微楞,却很快的想通了其中的玄机。

“这是一个局?是叶南弦设下来的局?”

“是,很抱歉,让你们操心了。”

在这件事儿上,沈蔓歌觉得叶南弦做的确实有点过了,而她对霍家也确实欠一个道歉。s3();

是啊!

如果沈落落真的被绑架了,叶南弦怎么会在那个时候离开海城呢?

如果不是因为沈落落被绑架了,沈蔓歌自然不会去霍家胡闹,那么余薇薇也不会暴露出来,霍老太太甚至到死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身体虚弱。

所以要说怪呢?

霍震霆还真的怪不得。

“叶南弦是因为这件事儿离开海城的?”

“我不知道。”

沈蔓歌是真的不知道,其实她根本就不明白,有什么事情值得叶南弦不管不顾的离开海城。

蓝灵儿听得云里雾里的,不由得问道:“你们在说什么呀?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一句话都听不懂?”

“听不懂就对了。”

沈蔓歌十分喜欢这样的蓝灵儿。

单纯,执着,对好朋友两肋插刀的。这样的她知道的越少越好,也越安全。

蓝灵儿却觉得自己像个傻子似的,多少有些不满。

霍震霆低声问道:“我只是有些不太明白,叶南弦到底是怎么样和我们霍家的人里应外合的演了这出戏的?”

“听说是因为你们家的一个司机。他家里有人病了,急需要钱,所以叶南弦才钻了这个空子。说到底,是他不太地道,我在这里替他向你们道歉了。”

沈蔓歌的生疏让霍震霆有些难受。

本来是最为至亲的人啊,现在却变成了这么陌生的样子,甚至连宋文琦都比不上。

霍震霆有些伤感的说:“是霍家对不起你,但是蔓歌,你是我们霍家的孩子,这份血缘亲情是割不断的。”

“好了,霍少,你到底要说这个说道什么时候?”

沈蔓歌没有说什么,蓝灵儿听不下去了。

“你所谓的血缘亲

情,都是站在你们的立场上去说去想去做的,什么时候想过蔓歌的立场了?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特别冤枉啊?你觉得你一直都在帮蔓歌说话,一直都相信蔓歌,甚至为了蔓歌还和你们家老太太争论,你觉得自己做的够好了够多了对不对?”

蓝灵儿的话让沈蔓歌有些明白她下面要说什么,她不由得拽了拽蓝灵儿的袖口。

蓝灵儿却好像没察觉一般,继续说:“你真的觉得做这些就够了么?你如果真的把蔓歌当做骨肉血亲,如果她是你的女儿,你会这样小打小闹的任由着老太太收了余薇薇做孙女?从一开始,你就在纵容老太太。说什么你对蔓歌是维护的,是慈爱的,说到底,你最舍不得,最关心最在乎的人是你妈!如果一开始你就能坚定地阻止老太太收了余薇薇,还会有后面这些事儿么?如果余薇薇一开始弄幺蛾子的时候,你就能力挺蔓歌的话,吧一切都和老太太说了,而不是任由着老太太的性子来,现在的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你家老太太对蔓歌步步紧逼,你除了回去吼两嗓子,你还做了什么?所以别一副蔓歌很无情,很对不起你们霍家的样子,是你们霍家一开始就没把蔓歌当自家人!”

“灵儿!”

沈蔓歌觉得也只有蓝灵儿这天不怕地不怕的人,才敢在霍震霆面前这样说话。

况且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呢?

虽然蓝灵儿说的都是实话。

霍震霆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所做的一切,在外人眼里看起来居然是这样的不温不火,这样的不堪。

他一直觉得为了沈蔓歌真的做了很多事情,甚至不惜忤逆自己的母亲,可是现在听到蓝灵儿这么说,他猛然间察觉,貌似蓝灵儿说的一切都是正确的。

从一开始,他对沈蔓歌就没有全力以赴的去维护。s3();

虽然他知道沈蔓歌是委屈的,是冤枉的,但是在他的心里,母亲还是占据着很重要的位置的。

蓝灵儿说的对,如果一开始他就能坚决的杜绝母亲和余薇薇的接触,或许真的不会出现后面的这些事情。

所以萧爱也是因为太过于伤心失望才离开这里的吧?

霍震霆突然觉得自己很没用。

这样的他,这样的霍家,怎么好意思让沈蔓歌承认?又怎么好意思让沈蔓歌原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