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蔓歌的手心握的紧紧地,并没有和叶南弦说这件事儿,至于为什么没说,她自己也不知道,只是这一刻就那么下意识的隐瞒了。

叶南弦见她脸色不太好,还以为她摔疼了哪里。

“快给我看看,是不是撞到哪里了。现在的孩子简直冒冒失失的,以后可得离他们远一点。这和我们家梓安简直没法比。”

叶南弦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把沈蔓歌给检查了个遍,见她只是摔倒了,并没有受伤这才松了一口气。

“要不我背你上车?”

叶南弦的话让沈蔓歌楞了一下。

他很少这样做的,要是以前,沈蔓歌估计会十分高兴,但是现在心里那道坎儿还没过去,她低声说:“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

说着,她把手伸进了口袋里,顺便把纸条也悄无声息的塞了进去。

叶南弦见她这样,也不在说什么。

“回家吧,或者我们出去吃点东西?”s3();

“还是回去吧,我很久没吃我爸妈做的饭了。”

沈蔓歌率先抬起脚朝着车子走去。

叶南弦后面跟随着,但是脸色却不太好看。

两个人再次上了车,依然没有说话。

叶南弦将车子开了回去,在沈家门口的时候停下,就听到沈蔓歌说:“我就不留你了,路上小心点。再见。”

说着她直接推开门下了车,头也没回的进了沈家。

叶南弦心里好像吞了什么似的难受着。

被自己的妻子冷落,排斥,这感觉怎么越来越觉得窝囊?

叶南弦看着沈蔓歌关了门,真的不打算让他进去,气恼之下一踩油门,直接将车子开了出去。

现在回叶家老宅也觉得心里空荡荡的,他不由得将车子开到了皇冠休闲会所。

到了休闲会所之后,叶南弦叫来了几个朋友,苏南也在其中。

“怎么了?看你这么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和老婆吵架了?”

苏南刚坐下就开始调侃叶南弦。

叶南弦瞪了他一眼,只顾着喝酒,也没多说什么。

“喂喂喂,你把我叫来是为了看你喝酒的么?”

苏南一把抢过了叶南弦的酒杯。

他还是第一次见叶南弦借酒浇愁的样子。

“你不是吧?真的为情所困啊?一向那个洒脱的你哪儿去了?”

“你不懂。”

叶南弦总算开了口,不过声音却有些嘶哑。

“我有什么不懂得?无非就是你的自大让你老婆受不了了呗。”

苏南的话让叶南弦薇薇一愣。

“我自大?”

“你还不自大?整个海城你把谁看在眼里了?你们家一直在海城位居翘首,所有人都恭维着你,你也争气,事事都是拔尖儿的,所以你觉得自己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对的,也习惯了这样的处事方式。不过你想过没有你这样的处事方式会让身边的人很有压力的,特别是枕边人。”

苏南很有感触的说着。

叶南弦看着他,不解的问道:“我保护她,从最根本的问题入手也错了?”

“你问过她的意思吗?妻子她不是你的附属品,随便你

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她们也有自己的想法,也有自己的思维,你问过她们的意见了吗?你觉得做得是对他们好的,但是你真的为他们考虑过吗?”

听苏南这么说,叶南弦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作为男人,把一切都打点好,让女人过的生活无忧,难道不对吗?”

“那你怎么不去找个金丝雀养起来?干嘛非要娶个沈蔓歌这样有个性的女人?”

这句话直接把叶南弦给问住了。

见叶南弦听得进去,苏南给自己到了一杯红酒说道:“女人得宠,但是得分方式。你做的可能从你的角度上看是为了她好,但是谁又能说你不是在以好为名的伤害她呢?”

叶南弦突然想起了沈蔓歌疯狂的样子。

当她知道沈落落被绑架的时候,那时候的情绪几乎快要崩溃了。他从没见过沈蔓歌那么担心过,即便是沈梓安失踪,她也如此,不过却没有沈落落这么失去理智。

在去霍家的时候,她真的很有可能把整个霍家给送进去的,那种不顾一切的样子,现在想起来还让叶南弦觉得有些后怕。

难道他真的伤害了沈蔓歌么?

叶南弦陷入了沉思。s3();

见叶南弦这样,苏南把酒给收了,低声说:“夫妻之间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我也是和我们家那口子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才明白的,想要长久的维持好这段婚姻,就要放低姿态,了解对方在想什么。有时候女人想的事情很奇特的,或许用我们男人的眼光来看会觉得很幼稚,很无理取闹,但是对女人来说,却可以让他们郁闷难受很长时间。真的爱她,就好好的了解一下吧。别打着爱人的旗号,让她受伤了。女人的心其实挺脆弱的,经不起这么折腾,女人的心也是世界上最柔软的,只要你对她好一点,她就愿意陪你出生入死。这辈子能有这么一个人跟着你,知足吧。”

苏南拍了拍叶南弦的肩膀,神情有些严肃。

叶南弦还是第一次从苏南的嘴里听到这些话,不免多看了他几眼。

“你好像和我以前认识的你不一样了。”

“有什么不一样的,结婚的男人,成熟了而已。”

苏南淡笑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