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苏少,我们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啊,这叶少的酒一直都是小薇负责的,这里都有记录的。今天也是小薇把酒拿给了叶少,叶少应该有印象的呀!”

大堂经理的话让叶南弦微微点头。

“是,是有那么一个圆脸的姑娘,一直寄存着我的酒。我还记得她是个在校大学生,生活不太富裕,来这里打工,很实在的那么一个姑娘,我亲自点的她给我看管我的酒,每个月给她一千块钱的管理费的。”

叶南弦对这个小薇还是有点印象的。

如今听到大堂经理这么一说,这才开了口。

“既然是你看好的人,怎么可能在酒里下毒害你?”

“什么?下毒?”

大堂经理被苏南的这句话直接吓得翻了白眼,整个人晕了过去。

苏南见他这样,冷哼一声说:“别以为晕倒了,这事儿就玩了。把他给我弄醒,找个人和我一起去医院做检查。这酒要真的有问题,你们皇冠会所必须给我和叶少一个交代。”

这样的情况苏南见过很多次了,怎么可能被大堂经理的假晕给糊弄过去?s3();

这件事儿总要找出个人来的。

他和叶南弦不方便出手找人,那么皇冠会所必须负责把这个小薇给找出来。

服务生连忙掐大堂经理的人中,把人给弄醒了,并且把苏南的意思给说了。

大堂经理这叫一个欲哭无泪啊。

“苏南,叶少,我们这真的是冤枉呀!”

“冤枉不冤枉的,总会给你们一个证据的。带上这个服务生跟我们走!”

苏南扶起了叶南弦。

叶南弦觉得手脚发软,整个人都不听使唤了。

这种虚弱的感觉让叶南弦很不能适应。

他一向强势惯了,突然间变成这么虚弱的人,必须要靠着苏南的搀扶才能站起来的状态让叶南弦十分懊恼。

“我到底怎么了?”

叶南弦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询问着苏南。

苏南摇了摇头说:“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而且我也不太确认,还是回医院做个检查再说吧。那个小薇,你除了知道她是大学生以外,还知道其他的什么情况嘛?”

“我又不打算对那个女孩子做什么,我去调查这个做什么。况且那个女孩很腼腆的,也很少说话,办事做事还算努力,我知道这些就好了,其他的也没打听。”

叶南弦觉得口干舌燥的,有些恍惚的厉害。

“想喝水吗?”

苏南小声的询问着。

“不想,但是心理说不出一种放松的感觉,好像放飞了自我一样。”

叶南弦的话让苏南的脸色再次冷凝下来。

“你一会上了车能睡就睡,其他的别管了,交给我就好。”

叶南弦一把抓住了苏南的手说:“我老婆要是打电话来,你千万不能说我出事儿了,知道吗?”

“你不是和你老婆闹别扭了吗?她还会打电话给你?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处理。”

苏南的话让叶南弦多少有些放心。

两个人上了车,带着拿瓶红酒,以及会所的服务生一起去了军区医院。

苏南直接把红酒拿去了化验室,也在第一时间给叶南弦抽

了血,然后安排在贵宾病房,杜绝任何人的接触。

因为苏南的妻子是军区医院的院长,这些事情做得十分隐秘。

叶南弦从上了车之后就开始睡觉,脑子时好时坏的,也不知道都做得什么梦,反正都是飘飘然的好事儿。

他像个傻子似的笑着。

苏南见他这样,不得不把他捆绑在床上,然后锁上了房门。

服务生不知道叶南弦怎么了,但是见到这种情况也不免有些慌了。

“苏少,真的不关我们得事儿啊,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苏南看了他一眼,评估者他话里的真假,淡淡的说:“一切等化验结果出来再说吧。”

他快速的进了化验室。

化验室的人都是苏南的心腹,不过还是被他给赶了出去,只留下他和妻子两个人在。

“什么事儿啊?这么严肃?医院里的同事都是咱们军区上的,你怕什么?”s3();

苏南听到妻子白梓潼这么问,低声说:“你先化验这瓶红酒里面的东西是什么,我看看叶南弦血液里的成分有什么,然后在说话。”

见丈夫如此严肃,白梓潼也紧张起来。

两个人很快的投入到了工作中。

没多久,白梓潼的眉头瞬间皱了起来。

“苏南,这酒里有……”

“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