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一幕对周围的人来说看起来很怪异,马红钟一个老人,有六七十岁了,叫一个三十岁不到的莫逍城做前辈,表情还很谦逊,这情景看起来怎么都像是反过来了?

莫逍城摆摆手,笑着说道:“马老,你这么年长就不要叫我前辈了吧,把我都叫老了。”

马红钟哈哈笑道:“达者为师,前辈你的功夫比老朽高强百倍,老朽叫你一声前辈,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周围不少人刚才都看到了马红钟刚才出手教训两个扒手的画面,这两个年轻力壮的扒手,在年老的马老面前,就像两个小孩子,被三拳两脚就打跪下了,对马老的功夫十分佩服,没想到这么厉害的老人家,竟然如此崇敬一个年轻人,还说对方比他功夫高强百倍?

莫逍城苦笑两声,知道自己说服不了马老,也没有继续多言了,这时候马红钟又说:“前辈,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你到寒舍做做客,老朽温酒招待前辈,如何?”

看着马红钟眼里的期待,莫逍城点了点头,刚好他现在也下班了,也没有别的事做,不如去马红钟家坐坐,刚好也可以见识一下国内的六扇门。

“好。”莫逍城点头答应下来。

马红钟的家离这里挺远的,两人从人群中出来后,他打了个电话,“阿平,你过来接我一下,我在xxx。”

不一会儿,就有一部丰田霸道停在两人面前,马红钟给莫逍城开门,笑道:“前辈,请上车。”

莫逍城有些不自在,马红钟六七十岁的老头,一口一口地叫他前辈,还主动给他开车门,这感觉怎么都有些怪怪的。s3();

“马老,其实你不用那么客气的。”莫逍城摸了摸鼻子道。

马红钟也上车,爽朗地说道:“哈哈,我这不是客气,而是必须的尊敬,前辈你功夫比我高强,还救了我一名,于情于理,我也要对前辈你保持该有的尊敬,否则道上的人该怎么看我?”

开车的是一个四十岁出头的中年,他听到马红钟的话,惊讶地说:“师傅,这位是?”

马红钟笑道:“这位前辈,就是为师跟你们说的,那个单手就把冯德山等人打败的高手,一身修为,深不可测!阿平,你可不能怠慢了这位前辈,知道吗?”

阿平听得脸色一变,看莫逍城的眼神顿时就变得不一样了,拱手道:“原来是恩公,晚辈张平,感激不尽恩公出手救下恩师,大恩大德永世不忘!”

这个张平相貌端正,国字脸,浓眉大眼的,一看就是很豪爽很有正义感的一个人,和马红钟差不多的性格,有恩报恩,绝不是阴险的小人。

莫逍城地这种人有天生的好感,当下笑了起来,说道:“举手之劳,不足挂齿,大家都是江湖中人,快意恩仇,不必如此刻意。我说,你们也别叫我恩公了,叫我名字吧,我姓莫,名逍城。”

“是,莫恩公!”张平又是一拱手,恭敬地喊了一声。

得,感情我刚才那番话是白说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