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震住,什么……

可是贺青帆,从来没跟我说过……

“所以唐苏,其实我根本不是你的恩人……”顾少寅苦涩的勾着嘴角,“所以,我们之间,连恩人都算不上。”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我几乎都听不清。

可他的难过,我却感觉得到,我正要开口说话,他已经转身离开了。

背影那样的决绝,好像这一次,是真的决定不再留恋。

我关上门,看向贺青帆。

我找个毛毯盖在他身上,自己也已经神志不清,躺沙发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我又梦到圆圆了。

这一次,还有贺青帆。

那场景,好像似曾相识,我跟圆圆在闹,贺青帆看着我们笑。s3();

梦里的气氛太温馨,一切都那么的美好。

我不想醒来。

可人总归还是要面对现实,我醒的时候,听见厨房有动静,我坐起来。

是梁姨。

她已经回来了。

做了饭菜端出来,边唠叨着:“你说你们,怎么回事啊,一个趴在桌上睡着了,一个睡沙发上,你俩喝了多少酒啊?”

我揉了揉眼睛,看向桌前,贺青帆已经不在了。

我下意识的寻找。

贺青帆从楼上下来,已经洗过澡了,换了干净衣服,他看向我:“你在找我?”

我站起来,局促的站在原地。

我现在已经知道了所有的真相,圆圆的死,跟贺青帆无关,他当时应该是昏迷了……

是啊,我早该想到的,如果他没有昏迷,怎么可能不救圆圆呢?

他那么喜欢圆圆,不会对一个孩子,自己的亲生女儿不管不顾的。

可是我之前已经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根本就不会往这个方面想,我只想着,车祸是他造成的,他是凶手,是因为他,圆圆才会离开我……

而且,这样一来,他之前对我说的话,应该都是真的。

他没多少时间了。

他之所以那么对我,只是为了让我死心,那么,后来他一直纠缠我,也是像他说的那样……是放不下我吗?

我愿意相信他。

因为顾少寅既然能告诉我,当初监狱那件事,就说明,是真的。

当初,他没有要置我于死地。

我的眼泪掉下来,悄悄的,毫无预兆的。

想到他没有对我那么绝情,我一直以来,积压在胸口的那些恨啊怨啊,好像一瞬间都化解开来。

好像突然,整个世界都亮了。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啊。”梁姨擦着手走过来,一看我哭了,“这怎么了?青帆,你又欺负小苏了?”

贺青帆站在我面前,立刻解释:“我没有。”

话毕,看着我,又说:“我不敢欺负她。”

还说不敢。

之前那么的欺负我,把我蒙在鼓里,什么都不告诉我,还做了那么多让我崩溃的事情,还说不敢欺负我!

越这样想着,我的眼泪越汹涌。

贺青帆冰凉的指尖拭去我的眼泪,“别哭了,梁姨又要说我。”

我被他逗笑了。

也可能是,突然释怀,不由得就笑得出来了。

见我笑了,贺青帆也微微勾唇,梁姨瞄了瞄我俩,咳了咳:“吃饭了吃饭了。”

哦。

我转身去桌前坐下,贺青帆也走过来。

“你们这一睡,睡到大中午了,我今天一回来,差点以为家里进贼了,这沙发上被弄得乱七八糟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被贼掀过,小苏原本身子骨又小……”

我跟贺青帆都没说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