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苏一萌听到这话,脸色顿时一变,说道:“你不能这样做!”

后妈笑了起来,笑得很戏谑,向前一步,盯着苏一萌:“现在知道害怕了?哼!你让人打潘长河儿子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过后果?!苏一萌,你这个惹祸精,你知不知道我们今天花了多大的功夫,才让潘长河消气!”

苏一萌咬着牙说,“那你怎么不问问,潘长河他儿子,对我做了什么,我为什么要让人打他?”

后妈叉着腰骂道:“我不关心他对你做了什么,我只知道,你让人把潘长河的儿子打了,现在他们找上门了,你必须要为这件事负责!”

“我负责个屁!明明是他儿子先欺负我的,如果不是大叔及时赶到,我就被他侮辱了!”苏一萌强忍着愤怒说道。

“大叔?”后妈眼神一闪,说道:“这就是那个野男人的称呼吧?听起来,是个中年人了吧!苏一萌,我也不怕告诉你,你最好想办法把这个野男人叫出来,交给潘长河处置,否则,我就把你交出去,到时候,你可别怪我不讲情面!”

“不可能!”苏一萌直接拒绝,“我是不可能出卖大叔的!”

“好啊。”后妈冷笑起来,配合她刻薄的马脸,看起来无比地难看,典型电影中的反派角色,令人反感,“不可能出卖是吧,那我就把你交出去!我听说潘长河的儿子,对你很有兴趣,你刚好也成年了,可以伺候男人了。”

苏一萌被气得身体不断发抖,眼里充满了愤怒和怨恨,莫逍城能感受到,她此刻心里激烈的情绪波动。

莫逍城很想现在就出去,狠狠给这恶毒女人两个耳光,但他仔细想了想,还是忍了下来,决定再观察观察。s3();

“脑残!你自己伺候他去吧!老娘大不了以后不回这个家!”苏一萌语气里带着了一些哭腔,咬牙切齿地撂下一句,转身就走。

“想走?那由不得你!”

后妈怪笑一声,马上,从对面的建筑物后,走出来两个男人,向苏一萌包围过去。

苏一萌看到这两个男人,脸色一变,猛地向另外一个方向跑起来。

可是她的速度怎么比得上两个精壮的男人,不一会儿就被抓到了,拉到后妈面前,“你惹了那么大的祸,还想跑?门都没有!”

苏一萌被两个男人押得死死的,挣扎不掉,开始慌张起来,她瞪着后妈骂道:“范冬梅!你还是人吗,我可是你女儿!你不能这样害我!”

“女儿?你有当过我是你妈吗?真是笑话。”后妈不屑一顾,她望向苏一萌的眼神里,没有丝毫的温情,有的只有冷漠,甚至是厌恶。实际上,从她嫁过来的第一天起,就看苏一萌不顺眼,更没有把苏一萌当女儿看待过。

“我要告诉我爸!你欺负我,我要告诉我爸!”苏一萌惊慌地叫起来。

后妈不屑地笑起来:“幼稚!你以为告诉他了,他就救得了你?对方可是潘长河,道上赫赫有名的恶人,有权有势,你爸会为了你,去得罪潘长河吗?我劝你还是乖乖地,把野男人叫出来,交给潘长河,或许还能保住自己。”

苏一萌陷入了沉思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抬起头说:“好,你先放开我,我去把他叫来。”

“打电话。”

“我没有他号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