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与此同时,在中海某个高级私人会所里,好几个身穿名牌,气质高贵,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一种优雅气质的年轻人,在互相聊天。

“楚少,话说你追了沈雅芙那么久,怎么还把人家追到手啊?”

其中一个身穿蓝色西装,手上带着一块价值百万的百达翡丽名表,端着一杯红酒的年轻人,对另外一位帅气的年轻人说道。

这另外一位帅气的年轻人,正是楚星辰,这个沈雅芙曾经的大学校友,也是追了沈雅芙多年的高富帅。

“龙少,你追了仇烟媚那么久,不是也没有追到嘛。”楚星辰丝毫不生气,笑笑对龙少说道。

这时候另外一名同样身穿名牌的年轻人走过来,他站在楚星辰和龙少的中间,和他们两人轻轻碰杯,一边笑着说道:“你们目光太高了,沈雅芙是中海第一美女,仇烟媚是第二美女,哪里有那么好追。应该学学我,有钱直接去大学城包养漂亮的大学生,一周换一个,多快活。”

“是啊,我说楚少、龙少,你们就应该多学学洪少,长得再漂亮,不也还是女人,上起来不都是一个感觉,还不如包养女大学生呢,哈哈哈。”又一位富少过来接话。

“你们就不懂了,楚少和龙少这是有远大志向,那些女大学生,哪里能和中海两大美女提比,这种女人征服起来才有成就感。我说的没错吧,楚少,龙少?”第五位富少笑着说道。

这五个年轻人都是中海有名的富少,一个个家里有钱有势,家产丰厚,是名副其实的中海上流精英。当然了,他们在沈雅芙面前,还是差了许多,连仇烟媚都比不过,倒不是他们不够有钱,而是沈雅芙和仇烟媚这两人太有钱。

沈雅芙就不用说了,星汇集团董事长沈万山的唯一女儿,天之娇女。而仇烟媚她也是人中龙凤,手下产业众多,个人资产多得吓人。s3();

他们五个人聚在会所里,在饮酒畅谈,龙少说道:“楚少,我听到消息,沈雅芙好像有未婚夫了,你这是没有机会了啊。”

“什么?沈雅芙有未婚夫了?!”

“对方是什么人,也是中海的富少?”

“是哪位富少,竟然能得到沈雅芙青睐?”

另外三名富少纷纷惊讶。

楚星辰脸上闪过一些不爽,不过他瞬间就恢复自然,轻抿一口酒,自信满满地说:“谣言而已。”

“谣言?我看没有那么简单吧。上一次的商会,沈雅芙可是亲口承认的哦,而且我听说那个男人还是某个财团的富少。楚少,你这没戏了啊。”龙少有点儿针锋相对的意思。

“哈哈哈……”楚星辰爽朗地笑了起来,“龙少,我知道你曾经也喜欢雅芙,只不过有一次被雅芙打了一个耳光之后,就对雅芙有一股执念。”

龙少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楚星辰说的不错,他作为中海的有钱富少,早两年也曾经追过沈雅芙,但因为有一次在聚会上,喝多了点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