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还得多谢你的好徒弟,告诉我你在这里,否则我短时间内也找不到你。”练内家功夫男人阴阳怪气地笑道:“马红钟,你收了个好徒弟啊,哈哈哈哈。”

“什么?!”马老脸色一变,随即冷笑,“姓冯的,你在放屁!我徒弟不可能出卖我。”

“是吗?”冯姓男子冷笑着从口袋里拿出一部手机,打开一段录音:“冯师傅,马红钟就躲在中海,他每周四和周六早上七点都会到滨江公园散步练拳,你挑这个时间过去,就能遇到他。我早就看马红钟不顺眼了,自从入门开始,我对他就百依百顺,把他当爹一样侍候,可他呢,总是对我藏私,还冠冕堂皇地说我天分不够,只教我皮毛功夫,不教我真本事,这老东西,我恨不得他死!”

听到这段录音,马老如丧考妣,身体狠狠一震,脚下发软,踉跄后退两步,摇摇欲坠,“这不……这不可能!!!”

“不可能?”冯姓男子笑得很痛快,“马红钟,你坏事做尽,当初用卑鄙手段把我师傅打死,今天你被徒弟背叛,就是对你的报应!”

马老脸色阴晴变换,眼神里闪过浓浓的伤感,莫逍城隔着十多米都能感觉到他内心的悲伤,被自己的徒弟出卖,对他来说,是一个致命的打击,无比痛苦。

不过他究竟是活了六十多岁的老人,大风大浪都经历过来了,心理抗压能力远非常人可比,在短暂的震骇后,他恢复了正常,只有眼神好的人还是能看到他眼神里始终闪烁着痛苦和伤感。

“冯德山!你需要污蔑我,老夫当初和你师傅比武光明正大,是他技不如人死在我手下,我马红钟绝对没有做那下三滥的事情!”马老掷地有声。

“哼,人已经被你死了,死无对证,你当然不承认了。”冯德山咬牙切齿,慢慢握紧拳头,从他身上逐渐散发出来强烈的杀机,死死地盯住马老,与此同时,另外两人也虎视眈眈,在暗中蓄力,要随时对马老进攻,进行致命打击。

现在公园里的人并不多,又是在树林之中,就算马老被三人围殴打死,他们也能安全撤退。s3();

这是他们静心策划出来的计划,有绝对的把握,把马老打死,为他们师傅报仇。

马老自然也明白了这点,他叹了一口气,脸上出现萧瑟,喃喃自语着,“没想到我马红钟一生光明,意气风发,到了晚年,却被徒弟出卖,即将死在奸人手中。”

冯德山满脸不屑,“马红钟,你可真不要脸,就你这卑鄙一声光明?给我死来!”

话音落下,他就动了,膝盖弯曲,整个人向前俯冲,成一个虎扑的态势,双手握爪,向着马老扑过去,速度极快,隐约之中,还从他身上传来了虎啸声音,仿佛他是一只老虎化作人性的妖精。

这是内家功夫,到了暗劲之后,达到筋骨齐鸣,结合他的虎形而发出来的声音,普通人看起来很不可思议,其实在内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