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莫逍城把她的表情看在眼里,心里也是挺同情的,不用说他们肯定为这场比赛准备了很久,花费了无数精力,是要大赚一笔的,结果沈万山一个人就卷走了二十多个亿,他们就算还有得赚,也绝对多不到哪里去。

“实在不好意思啊秋雅小姐,我一个不小心又中了,让你们破费了,真不好意思啊。”沈万山满脸红光,笑得尤为开心,哪怕以他首富身份,一个晚上就白赚了二十多亿,也是一件很兴奋的事情。

毕竟二十多亿,也足够他收购不少公司了,尤其是刚好公司处于瓶颈期,恰好需要一笔资金运转,这二十多亿,用雪中送炭来形容也毫不为过。

秋雅脸色都僵硬住了,笑得比哭还,无比勉强地祝贺两句,就匆匆告辞。

而沈万山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眼睛微眯,飞快地闪过一丝冷芒,刚好被莫逍城捕抓到。

接下来那些老总都过来和沈万山祝贺,脸上压抑不住地羡慕,并且纷纷表示后悔,早知道就跟着沈总一起买了!

而莫逍城也成了这些老总想要结交的对象,前面四场还能勉强说莫逍城是蒙对的,但这第五场就绝对不可能是蒙的了,说明莫逍城是真的有本事,才能看出来会打平手。这样的人,绝对不可能是什么普通人!

他们倒没有想会是打假拳,一来‘死星’和‘鳄鱼’打得太惨烈了,都是把对方往死里揍,在他们看来,这完全就是生死搏斗;二来他们不认为囚龙道场有这个胆子,毕竟在场都是身价不菲的大老板,一旦传出去了,那就等于得罪了这群人,和自断财路没什么区别。这种竭泽而渔的事情,正常的生意人都不会这么做。

而囚龙道场就是抓住这种固定思维,所有人都认为我不会这样做,那么这个方法就是安全的。

况且整件事情知道内情的人不多,也就囚龙道场的几个核心高层,和两位选手,并且也准备好了善后的计划,可以说是天衣无缝。s3();

但始终人算不如天算,囚龙道场的人万万没有想到,会杀出来一个沈万山,五场比赛下来,竟然卷走了他们接近二十六个亿!!!

“砰!!”

在囚龙道场的办公室里,罗玉龙重重地把电脑摔在地上,力气之大,摔得稀碎……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啊!!!”

罗玉龙在办公室里大发雷霆,一向以稳重著称的他,在这一刻也无法做到淡定,大动肝火,不断地摔着东西,砰砰砰地响。

办公室里还有好些高层,他们都不敢说话,乖乖地站在角落,看着罗玉龙发脾气。

他们的脸色也很不好看,沈万山这一出,着实令他们痛恨。

这时候办公室门被打开,同样脸色阴沉的秋雅走进来,看到办公室里的狼藉,她没有任何惊讶。

罗玉龙看到她回来,终于停止了发泄,脸色已经赤红,大口大口地喘息,十分暴躁。

“你是怎么办事的,竟然还让沈万山买了两亿平手!”罗玉龙毫

不客气地骂道:“你知道这次我们要赔沈万山多少钱吗,二十二亿!加上他前面四场赢的,等于我们要输给他二十六个亿!我们今晚加起来也就赚了三十个亿,给沈万山一人分走二十六亿,我们只能赚四个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