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来一楼大厅,冷风一吹,莫逍城只感觉自己像做了一场梦那样不真实,看着自己的右手,他刚才竟然打了沈雅芙这么多下屁股?

现在想想,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尤其是想到平时沈雅芙高傲冷艳的样子,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刺激。

不过他很快也陷入了无奈,刚才爽是爽了,可是也彻底得罪了沈雅芙,以沈雅芙的性格,明天醒来,指不定要怎么报仇呢。

这次可不比上次,上次只是碰了沈雅芙内衣,就被她赶出家门,这次直接打了她屁股,沈雅芙还不得杀了他。

唉,沈老哥,你这个女儿还真是难搞啊。

同时莫逍城也有些郁闷,沈雅芙好好的,怎么会那么抗拒吃药呢,又不是小孩子,以莫逍城的思维,是怎么都理解不了。

刚好这时候听到动静的王婶从房间出来,莫逍城走过去问道:“王婶,问你件事,小雅好像很抗拒吃药,你知道什么原因吗?”

王婶叹了一口气说:“小姐的确很抗拒吃药,一开始我也很不能理解,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从老爷那边听到,原来小姐母女在没有和老爷团聚之前,夫人伤痛缠身,为了不拖累小姐,夫人服毒自杀了,这一幕刚好被小姐看到,对小姐带来很大的心灵创伤,自此之后,小姐就很抗拒吃药,这几年来,小姐几次感冒,都是靠自己免疫力硬抗下来的。”

听到王婶这话,莫逍城陷入了沉默,一时间对沈雅芙有些愧疚,可与此同时,他也挺郁闷的,沈雅芙既然对吃药那么大阴影,早告诉他不就好了,还有其他办法治疗,唉……

“知道了,多谢王婶。”s3();

王婶想了想,又说道:“其实小姐这人,平时看起来很冰冷,她内心还是很敏感和脆弱的,而且小姐本性善良,只是她不完整的童年,给她造成了很大的影响。莫先生,如果小姐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还希望莫先生,能多多见谅,不要和小姐计较。”

莫逍城有些意外王婶这番话,随即他看到王婶眼里的怜惜和心疼,他轻轻点头,郑重其事地说了一声好。

莫逍城心里苦涩,现在不是他见不见谅沈雅芙的问题,而是沈雅芙要怎么报仇的问题。

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莫逍城也没有再纠结,不做也已经做了,莫逍城从来就不是做事后悔的人,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明天等沈雅芙醒来,好好道个歉,如果沈雅芙不肯原谅他,那就认了。

想明白后,莫逍城很快就投入了冥思中。

次日,莫逍城还是准时六点钟起床,他的睡眠质量很好,一般睡三四个小时,就比得上常人睡八个小时。

去晨练一圈回来,发现沈雅芙已经醒来了,正在吃着早餐,他想了一下,还是决定过去给沈雅芙道个歉,不论昨晚谁对谁错,他作为一个男人,也应该主动站出来道歉。

可是他刚走过去,沈雅芙就立刻站起来,飞快地看他一眼,然后从另外一个方向离开,显然是故意躲他了。

&nb

sp;莫逍城看得一愣,沈雅芙这反应,怎么感觉好像有点害羞的味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