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莫逍城止步,疑惑地望着王倩,“还有事吗?”

王倩嘴唇微动,目光闪烁了一下,随即轻轻摇头,“没什么了,你回去路上注意安全。晚安……”

“晚安。”

莫逍城露出一个笑容,挥挥手就转身离开。

王倩回到自己楼下,并没有马上上楼,而是目送莫逍城离开,直至莫逍城消失在视线,她叹了一口气才开始上楼。

对于王倩的好感莫逍城并非不知道,只是他和王倩是两个世界的人,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要回去暗黑世界,王倩是个好女人,他并不想伤害王倩。

与此同时,市人民医院,最好的病房里。

张磊躺在病床上,脸色阴沉,时不时地闪过一些痛苦,和愤怒。

在他面前,站着几个穿着西装的中年人,其中一个长相和他有几分相似,头发稀疏,满身富态,这个人正是张磊的父亲张国栋,同时也是德威集团的董事长!等医生检查过之后,张国栋急忙问道:“钟医生,我儿子的情况怎么样,有没有事?”

穿着白褂钟医生取下口罩,微微皱了下眉头,迟疑了几秒钟,微微叹一口气说:“张公子的情况不是很乐观,他在生殖器官最充血的时候受到惊吓,还受到了重创,伤了海绵体……”s3();

听到这些话,张国栋脸色阴霾,眉头直跳,他强忍住愤怒,对钟医生说:“钟医生,你就直接和我说,我儿子还能不能正常生育?”

“这个……”钟医生表情有些为难,“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不太好说,毕竟伤得太重了,而且张公子是心理和生理上的双重打击,不是很乐观啊。”

砰!

张磊猛地用力一拍桌子,把桌子上的东西横扫地上,愤怒咆哮:“**的莫逍城!老子要你死!”

其实不用医生说,张磊就知道自己伤得很重,可他还是保持着希望,希望现在的医术能够把他医治回来,现在钟医生的话,差不多是给他判了死刑,他彻底爆发出来。没有了男性功能,对他来说比死还难受!他这么年轻,有这么有钱,能玩无数的女人,而现在,他失去了这个能力,这让他对莫逍城的恨意到达了一个不共戴天的地步!

张国栋也是暴跳如雷,勃然大怒,张磊是他的爱子,年纪轻轻就失去了生育能力,对他来说是天大的打击,不过他还是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追问张磊:“儿子,这个莫逍城是什么来路!”

张磊咬牙切齿地说:“这个莫逍城,是我高中时期的一个同学,他就是一个**丝!他这人卑鄙无耻,油嘴滑舌,高考落榜后,他就消失了,听说去了国外,这段时间才回来,在星辉集团当保安,是沈万山……”

说到这里,张磊突然停止下来,他目光一转,回忆起那天同学会上,沈万山和莫逍城的亲密关系,还以兄弟相称,如果让老头知道莫逍城是沈万山的人,老头可能会放弃报复!他绝对不能忍受莫逍城逍遥法外,他要莫逍城的下场比他痛苦一万倍,想到了这点,他选择了隐瞒。

张国栋皱眉:“是沈万山什么?”

张磊继续道:“他就是沈万山集团的一条狗,垃圾都不如,如果不是我看在他是老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