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唉!”徐东重重一叹,说道:“哪里有那么好众筹啊,我们众筹了一个月,也就众筹到七八万,只能凑够住院费而已,哪里做得起手术。”

“什么?”莫逍城一愣,马上说道:“徐东,你是不是搞错了,前阵子在同学会上,我们就把你众筹凑齐了,众筹的金额还超过了你的一百万目标,怎么才说众筹到七八万?”

“啊?”徐东很意外,他睁大了眼睛,随即苦笑道:“逍城你别开玩笑了,我又不是没出来过社会,一百万哪里那么好众筹的啊。能众筹到七八万,已经是谢天谢地了。唉,还是我这个做儿子的没用!父母含辛茹苦把我养育这么大,现在他们两老有难,我也帮不上忙,这几天我都考虑过去抢劫银行了!”

说着徐东双目流出了滚烫的泪水,满脸的痛苦。

莫逍城看得出来徐东没有开玩笑,这笔众筹,真的没到他手上!而当初在同学会上,那些同学的钱,都是真金白银汇款过去的,包括他那七十万,也就是说,这一百万,被人吞了!

一想到这点,莫逍城就升起一股怒火,这可是徐东父母的救命钱,如果他不是来找徐东,还不知道真相。

“徐东,那份众筹,不是你发的吗?”莫逍城冷静下来,盯着徐东问道。

徐东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摇头,说道:“那份文章是我写的,不过众筹不是我发的,是我表弟发的,说起来众筹这个主意,也是我表弟提出来的。”

莫逍城叹了一口气,说道:“徐东,你这个表弟和你感情怎么样?”

徐东不傻,听到这里,他已经隐隐觉得不对劲,“逍城,你的意思是说,我表弟吞了众筹的钱?”s3();

“不出意外,应该就是这样。”莫逍城想到了什么,接着说道:“众筹的钱,是打到你卡上,还是你表弟卡上?”

“我表弟。”徐东脸色已经铁青,“这个畜生!我现在就过去找他!”

莫逍城点了点头,他同样也很恼火,换了其他情况他没有那么生气,可这是徐东父母的救命钱,徐东表弟这种做法,和畜生没什么区别,一个处理不好,耽误了最佳手术时间,造成的后果是毁灭性的。

徐东回去教室,交代学生自习,然后他才出来,给他表弟打电话,“喂,强子,你在哪里?我有点事找你……对,我现在就要见你,你告诉我在哪里就行……”

挂掉了电话,徐东说:“我知道他在哪里了,现在就过去找他,问清楚他是什么意思!”

莫逍城点了点头,他有一种预感,这件事怕没有那么简单。

徐东是他的好朋友,他不能置之不理。

很快,徐东和莫逍城就来到了强子说的地点,是一个黑吧,里面上的大部分都是一些逃学出来的中学生,沉浸在里面打游戏。

徐东一路上都阴沉着脸,他很信任表弟强子,才把这件事交给强子,万万没想到,强子竟然私吞了百分之九十不止!要知道,这可是他父母的救命钱啊!

莫逍城跟在徐东后面,这个时候,他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就是先找到强子,问问钱还在不在,只要钱还在就还好说。

在吧里,莫逍城和徐东见到了强子,正在包厢里玩着吃鸡,旁边还坐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穿着暴露,一身艳俗的香味,和强子靠得很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