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连瞎子也看得出来,傅家大少奶奶这“中宫”的位置恐怕早晚要易主。顾倾城在这件事情当中表现得十分淡定,可是她的继母苏丽倒是着急的不得了。

苏丽做梦都想让女儿顾静月借机上位,可是这丫头最近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斜,这么个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她竟然一点儿都不上心。

“老妈我回来了。”

顾静月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晃悠了一整天,直到这个时候才回家,手里还多了一个名牌包。

苏丽一把从顾静月的手里抢过名牌包,看了一眼标签,眼珠子差点儿从眼眶里面掉出来,她用手指狠狠地一戳顾静月的脑袋,开始暴跳如雷。

“你个死丫头你疯了!”

顾静月一边揉着被戳痛的额头,一边重新把名牌包夺回来,她躺在沙发上想休息一下,可是苏丽唠唠叨叨的声音又尖又细,音量还极高,让她感觉到一阵心烦。

“你别没完没了了,不就是买了个包吗,我本来就心情不好,你少来烦我!”

“你个死丫头,我给你脸了是吧!”

苏丽把顾静月从沙发上拎起来,开始了耳提面命的教育。

“你心情不好个屁!想要名牌包啊,有本事让傅衍深给你结账啊,这点儿钱在傅衍深那儿连个毛都算不上!你看看那个陈芝芝,最近可是把傅衍深绑牢的很,你看她全身上下穿的戴的,吃的用的,哪一样不是傅衍深的!”s3();

“傅衍深对我根本就没意思,我有什么办法!”

顾静月真的是受够了,傅衍深对待自己都已经是那个态度了,凭什么自己还要拿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

“废物!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废物!怎么,她陈芝芝能勾引得住傅衍深,你就勾引不得?我可告诉你,那个顾倾城早晚是个被踹的货,这个机会你要是把握不住,你就等着后悔吧你!”

顾静月的心思确实被苏丽说动了,看傅衍深最近的表现,上一次他之所以对自己发了脾气,很有可能只是因为丢了面子而已。

自己还是有机会的,就凭陈芝芝那个狐狸精的模样,进得了傅家的门才怪!

自己非要再去试探一下不可!

找了一个合适的时机,顾静月又一次上门了,这一次她拎了大包小包的东西,可谓是有备而来。

“倾城,还生姐姐的气呢?”

顾倾城一看见顾静月就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她并不是害怕顾静月,而是真的懒得搭理她。

“倾城啊,姐姐这次是专门来给你赔罪的,快来看看姐姐给你带什么东西了!”

顾静月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只留下其中的一个纸袋里在手里。她从纸袋子里拿出了一瓶名牌香水,走到顾倾城的面前递了过去。

“这可是名牌香水啊,姐姐特意买来送给你的!”

“我不要,你自己拿回去用好了。”

顾倾城的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乖乖,她怎么敢用顾静月给她的香水,谁知道里面装的会不会是浓硫酸!

“别这样嘛倾城,这真是我特意买

来送给你的。”

顾静月一边把香水往顾倾城的手里面塞,一边不经意的把身体转了个角度。这样一来,站在一旁的傅衍深就完全看不见两个人手上的动作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