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阳光照在顾倾城的脸上,让她慢慢的醒了过来,她从沙发上坐起身子,只感觉到浑身都很疲惫,头也很疼。

伸出手来揉了揉太阳穴,一张薄毯从身上滑落了下来,她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薄毯,想起昨天的事情,整个人像子弹一样从沙发上弹了出去。

昨天张行长说是要贷款给他,可是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竟然一觉睡到了现在,张行长呢?贷款呢?钱呢?今天是银行下达的最后期限,大事不妙!

顾倾城一阵风似的狂奔到了公司,她担心银行的人又来找麻烦,可当她推开办公室的门,却发现沈墨正坐在她的位置上。

“作为唐一珠宝的当家人,竟然这个时间才出现在办公室!还有,顾总不知道自己代表的是公司形象吗?好歹也要收拾一下自己才是吧!看来,我真的要重新考虑注资的事情了。”

沈墨看了一眼手表,又上下打量了一下顾倾城,皱起眉头不满的说到。

沈墨的话让顾倾城一愣,她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

“注…注资…”

“不错,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给唐一珠宝注资。你不要误会,更不要自作多情,我不是在帮你,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唐一珠宝确实有着不错的前景。我是个生意人,不会做亏本的事情,我来给唐一珠宝注资,拥有唐一珠宝的部分股权,我们就是合作关系。这总比你到处贱卖尊严还筹不到钱,来得更行之有效一些。”

沈墨的样子高高在上,连正眼都没有瞧顾倾城一眼。这样的态度深深地刺痛了顾倾城,她站在那里尽力的正视着沈墨,倔强的不让自己低下头来。

沈墨啊沈墨,好久不见,你真的只会用这种语气的态度来打击我了么?你对我,难道真的只剩下恨了么?s3();

“唐一珠宝是我外公一手创立起来的,这是他老人家留下来的产业,如果让别人注资的话恐怕…”

“顾总,你好像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沈墨漫不经心的看着门口的方向,冷冷的打断了顾倾城的话。顾倾城顺着他的目光回头看去,发现银行的债务代表已经上门了。

“顾总,今天已经是我们的最后期限了,如果你还是拿不出钱来的话…”

有那么一瞬间,顾倾城真的想恳求沈墨,想求求他看在彼此曾经深爱的份上,帮帮自己,帮帮唐一珠宝,帮帮外公留下来的唯一基业。

但也仅仅只是一瞬间而已。

下一秒钟她便收敛起慌乱脆弱的心情,倔强的昂着头,脸上挂着微笑,朝沈墨伸出手去。

“承蒙沈总看得起我们唐一珠宝,我代表唐一珠宝欢迎您的注资。”

看着顾倾城强作镇定的样子,沈墨在心里面冷哼了一声。除了对他的心,这个女人还真的是什么都没有变。她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倔强,明明是自己输得一败涂地,境况惨不忍睹,却偏偏还要摆出一副姿态来。

银行的债务代表在一看到这一幕,不禁表现

的非常惊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