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小时后:

“我都跟你说了男人要温柔点,你直接把人都做的晕了过去,瞧瞧这脸都红成这样,傅衍深,你是不是太过了?”安穆惜看着床上昏迷的不醒的女人,眼睛微微上挑,语气难掩的戏谑。

安穆惜半夜的被自己的损友一个电话召唤过来,他忍不住想要看看是哪个女人有这么大的魅力,让他大名鼎鼎的安大夫半夜值得跑这一趟。

安穆惜在医学界更是号称鬼斧神工的医术,鬼医神医的名声都给占了。

傅衍深车祸后卧床这三年,主要都是安穆惜在治疗。

安穆惜扫了一眼站在床边的侧讳莫如深的好友,摇了摇头叹气道:“憋了好久了吧。”

傅衍深沉着脸,刀铸一般的五官此刻透出冰冷,可是眼底却闪过一丝异样,被安穆惜捕捉进眼底。

“心疼了?”

虽然傅衍深眼底的心疼一闪而过,可是还是让安穆惜注意到了,修长的手指拂过自己的下巴,忍不住啧了一声,他和傅衍深认识五年有余,还是第一次看他为了一个女人露出异样。

外面谣传傅衍深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太太,看样子都不了解实情啊。

原先安穆惜和顾倾城从未打过交道,倒是傅衍深卧床这几年接触多了。s3();

毕竟一直都是顾倾城在照料傅衍深。

这女人,是个讨人喜欢的主儿。

骨子里也是个倔强的主儿。

“人怎么样了?”傅衍深眉头紧锁,望着安穆惜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没事,就是淋了雨,发了烧,我已经给她打了退烧针了,你时刻观察着她的情况,别让再发烧就行。”

“知道了,没事的话,你可以走了。”傅衍深语气中没有一丝温度,直接对安穆惜下了逐客令。

“喂,傅衍深,你有没有搞错,我安穆惜,t城赫赫有名的安大夫,多少人打破头想挂我的号都挂不上,你一个电话大半夜的我就来了,现在连一口热水都没喝上,你就赶我走。”

安穆惜没好气的啐了傅衍深一眼,被傅衍深瞪了回来,他实趣的把自己的出诊箱给收拾好,离开的时候忍不住叮嘱一句

,“她如果烧又发起来,你就用冰水帮她降降温。”

傅衍深闻言点了点头,眼睛中闪过一丝的暗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