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浴室传来的水声,顾倾城脸色有些白的顺着墙壁蹲下身子。

挺好,就让傅衍深以为这汤真的是自己有心让厨房煮的吧。

毕竟老夫人也是为了自己和傅衍深好。

她忽然开始有些怀念起他睡着的那些日子,那时候的他就是个安静的睡美男,随她每日搓扁揉圆,都不带有一句怨言的。

那时候,她为了给他更好的照顾,放弃了出国进修的机会,甚至被迫离开了外公的珠宝公司,离开了自己最喜欢的设计行业。

也离开了他……

每日枯燥无味的重复着那些擦身,按摩的动作,这期间,她不记得自己拜访了很多成功唤醒植物人的病人家属,仔细研究她们的成功案例,并一一尝试到傅衍深的身上。

可是等他活蹦乱跳了,她反倒开始受罪了。

傅衍深,你丫就是个小没良心的。

你丫就不能乖一点,离婚不行嘛?

何必互相折磨呢?s3();

……

第二天一大早,顾倾城就来到了公司。

顶楼最大的会议室里,顾汉成一脸的沉重,在公司元老和律师的见证下,把唐一珠宝正式交到了顾倾城的手上。

“各位,以后公司就交由倾城全权负责了,在做的都是公司的骨干,倾城还年轻,会搞几个小设计,却并未经管过公司,所以大家多扶持,多担待啊。”

顾汉成笑眯眯的开口,事实上,说出来的话却是捧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