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不留神,小手就触碰到滚烫的汤汁,顾倾城疼得蹙眉,却还是忍着疼将红烧鱼放在了餐桌上。

顾倾城看着泛红的指尖抿唇,在想如何和傅衍深打招呼的时候,好在他抬眼望她的刹那,刚好傅家其他的人也都相继来到了餐厅。

“衍深,等急了吧?”

接收到老夫人的眼神,佣人们自动地将傅衍深身旁的椅子拉开,朝着顾倾城弯下了身子。

顷刻明了了老人心思的顾倾城“被动”地坐了过去,她浅浅地笑着,自然地忽掉了傅衍深在自己落座之时那个嫌弃至极的神情。

“衍深啊,今天的汤可是你媳妇特意吩咐厨房给你熬的,你可得多喝两碗啊,倾城在厨房忙着很辛苦。”待餐食都上了桌,傅老太好心的提醒道。

顾倾城既不想拂了老人的好意,只得缄默,不过老夫人的话,傅衍深心底多半也不会信。

“好,奶奶,我只怕是鸿门宴啊……”

“你这孩子,尽胡说。”

傅衍深拿起眼前精致的瓷碗,白皙劲节的手指握着调羹舀起那冒着热气的汤汁,一口咽下。

百合甲鱼汤,补劳伤,壮阳气。s3();

呵,大补,有点意思。

“嗯,还不错,顾倾城可真有心。”

说这话的时候,傅衍深深邃的视线落在了顾倾城的身上,带着几分讥讽。

顾倾城并未接下话茬,老夫人则是随即笑眯眯的转移话题。

自从傅衍深伤愈后,傅家的事儿便全权交由傅衍深打理,不得不说,男人是个商界鬼才,运筹帷幄之中,傅氏如今已然成了霸主地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