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衍深”三个字刚开口,就被傅衍深拉到怀里,压倒在床上。

禽兽,顾倾城忍不住在心底里骂了起来。

顾倾城忍下表面的情绪,按照傅衍深平时的作风,如果她越主动,傅衍深就会越厌恶。

顾倾城也不躲了,她大方的把两只手举到耳边两侧,“今晚,想办了我?”语气轻佻。

傅衍深的眸中闪动着波涛汹涌,他的身体紧贴着顾倾城的身体,把自己的双手插到顾倾城的双手中,十指交叉相握。

顾倾城一惊,难道傅衍深他今晚想玩真的,这回轮到顾倾城慌了神。

她想翻身起来,身子却被压的根本动弹不了。

顾倾城急了,“放开我,傅衍深。”

傅衍深冷笑一声,压着顾倾城低声问道,“告诉我,今天晚上见了谁,嗯?有没有人碰过你?”

顾倾城一愣,立刻明白过来,合着傅衍深就是一种心态,就算自己再不喜欢这种东西,也不希望被别人窥视。

顾倾城今晚也是憋了一肚子的气,“碰了,怎么,全身上下都被其他人碰过了。”说着扬起脸,挑衅的瞪着傅衍深。s3();

傅衍深突然起身,厌恶的看了眼顾倾城,“脏,”

只从嘴里吐出一个字,转身就离开了顾倾城的房间。

顾倾城刚得到自然,就从床上捞起一个枕头,对着傅衍深的方向砸了过去,“嫌我脏,我还没嫌你脏呢。”

说完更是气的把自己整个人都埋到了枕头中,用力的锤了好几下。

因为实在是太累了,顾倾城直接就用这个姿势睡了过去。

……

半夜的时候,顾倾城感到自己全都发烫,喉咙里更像有炭火在烧着自己,像是把自己全身的水份都烧干一样,忍不住呻吟一声,唤了声,“妈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