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倾城在浴室里,打开水笼头,鞠了一捧凉水泼到了自己的脸上,她这个时候必须要冷静下来。

她用毛巾擦着脸走了出来,“我要回去了,家里来电话了。”

沈墨闻言浅笑,目光深邃如海:“那我送你下楼吧。”

“不必了。”听到沈墨要送自己,顾倾城一百个不愿意。

沈墨挑眉,“倾城,你现在要和我的界线画的这么清楚吗,连让我送你的一个机会都不给我。”

顾倾城语塞,对上男人深邃的眸子,认真道:“因为我不想让我丈夫误会,我的丈夫就在楼下等我,所以,真的不必送了。”

说完,顾倾城转身走到沙发上去拿自己随身带着的小包,她没看到沈墨在她转身拿包的时候,又从落地窗口扫了一眼楼下。

他这个位置可以把酒店楼下的风景尽收眼底。

沈墨脸色带着几分苍白,眼神阴鹜。

……

酒店楼下s3();

不知道是不是作贼心虚,她为什么总感觉到自己的身后有两道目光紧紧盯着自己的背后,盯的她好像做什么亏心事一样。

顾倾城都忍不住鄙视自己了,想他傅衍深成天留恋于各种美色中,做的是那样坦荡荡,如今换成是她顾倾城,还没做呢,搞得她心底就不安的很。

“顾倾城,这就是你说的工作?”

当傅衍深颀长的身子出现在面前,顾倾城脸色微白,有些头疼。

“别误会,傅衍深,我来这真的是工作。”

“工作,什么工作能让你这么晚不回家,跑来酒店开房。”傅衍深薄唇抿成一条线,额头的青筋都冒了出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