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傅衍深甩开了随身携带的银质火机,点上了一根烟。

他等着顾倾城蹙眉,撇嘴,甚至直接抢过他的烟,满脸嫌弃的扔进洗手间里,用马桶狠狠地冲掉。

可这一次,透过眼前缭绕的烟幕,他只看到刚刚还跟自己势均力敌的那个女子像是被人抽走了魂一般。

她瞬间就呆若木鸡的模样就如同一根针,狠狠地扎进了他那颗骄傲的心。

“比起张庆丰,沈墨才是大财主。”

顾倾城听着傅衍深“好心”给自己指的那条明路,心里却没有一丝想要搭腔的意念。

心中的那条底线告诉她,自己被叫做傅太太的那天起,顾倾城和沈墨之间的一切就该散了。

她的漠然,看在傅衍深的眸中则变成了另一种形式的默认。

傅衍深有些懊恼地掐了烟,扭头离开进了隔壁的书房。

顾倾城的心情因着傅衍深的一句话异常的烦闷,整个人浑浑噩噩,直到午后才终于起了身去公司。s3();

她才一坐进办公室,公司里各个部门的负责人就都急急地冲了进来,说出来的话如出一辙。

“顾总,我们的资金链一天连不上,后边的项目根本就没办法跟进。而且,如果下个月还是这样,那不仅仅是赚不了钱的问题,我们甚至很可能还会因为延误了合作伙伴的进程而吃官司的!”

稳定完各个部门的军心,顾倾城的头都要炸掉了。

老实讲,昨日的张庆丰真的是顾倾城最后的希望了,结果还是……呵呵!

“比起张庆丰,沈墨才是大财主。”傅衍深好听的声音像是条阴魂不散的诅咒,忽然在顾倾城的脑海中响了起来。

沈墨,你是真的回来了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